蜗牛之韵,久违的萤火虫

来源:http://www.blueovel.com 作者:摄影 人气:147 发布时间:2019-10-03
摘要:又一个让人感叹的六一儿童节来临,我祝天下人儿童节快乐!只有年年欢度儿童节的人才能永葆青春,永存童心。节日里,我却想起了去年深秋在元阳的故事。 为了拍摄低照度下的山峦

又一个让人感叹的六一儿童节来临,我祝天下人儿童节快乐!只有年年欢度儿童节的人才能永葆青春,永存童心。节日里,我却想起了去年深秋在元阳的故事。 为了拍摄低照度下的山峦风光,一直等待天完全黑了下来,才摸着黑向停车的地方走去。山风习习,凤尾竹在淡淡的月光下摇曳着修长的躯干沙沙作响,秋虫已经失去夏日的那种活力,沙哑地鸣叫着,带着几分忧伤。 突然间发现在路边草丛中,几只萤火虫一闪一闪地飞舞,大伙几乎同时惊呼起来,兴奋地帧数着,才看清有无数的萤火虫在林间幽灵般地穿梭游弋。已经有四五十年没有见到这可爱的小精灵了。 在孩童时,夏日的黄昏后的故事总与萤火虫有关。小伙伴们在自家的后院嬉闹着追逐着忽忽悠悠,或上或下舞蹈的萤火虫,抓到后小心翼翼地装进小玻璃瓶中。等到家里大人吆喝回家睡觉时,才依依不舍地洗漱**,将装着无数萤火虫的小瓶子偷偷的塞进被窝里。于是乎,那隆起的,被萤火虫照亮的被窝中成为我的一个世界。多少幻想,多少憧憬,多少甜蜜的幼稚,随着那闪烁的荧光把自己带进无法再回忆的梦乡。似乎童年时代的一切都在这属于自我的被窝中演变着,蜕变着,羽化着。 后来啊,钻出童年被窝的我,随着岁月的消失,几乎再也没有见到萤火虫,或者说生命的逐渐老成没有再关注那小精灵。偶尔谈起萤火虫时,人们都说现在农药打多了,萤火虫几乎绝种了。 萤火虫带走童年的天真,抹去孩提时的无知与幻想,将儿时的心火熄灭在大自然之中。 而今,又见到萤火虫的闪烁与舞动,虽然明知不是当年的那只,它却把童年归还给我,将渐渐老去的思维刷新,重新启动童真。

又一个让人感叹的六一儿童节来临,我祝天下人儿童节快乐!只有年年欢度儿童节的人才能永葆青春,永存童心。节日里,我却想起了去年深秋在元阳的故事。 为了拍摄低照度下的山峦风光,一直等待天完全黑了下来,才摸着黑向停车的地方走去。山风习习,凤尾竹在淡淡的月光下摇曳着修长的躯干沙沙作响,秋虫已经失去夏日的那种活力,沙哑地鸣叫着,带着几分忧伤。 突然间发现在路边草丛中,几只萤火虫一闪一闪地飞舞,大伙几乎同时惊呼起来,兴奋地帧数着,才看清有无数的萤火虫在林间幽灵般地穿梭游弋。已经有四五十年没有见到这可爱的小精灵了。 在孩童时,夏日的黄昏后的故事总与萤火虫有关。小伙伴们在自家的后院嬉闹着追逐着忽忽悠悠,或上或下舞蹈的萤火虫,抓到后小心翼翼地装进小玻璃瓶中。等到家里大人吆喝回家睡觉时,才依依不舍地洗漱**,将装着无数萤火虫的小瓶子偷偷的塞进被窝里。于是乎,那隆起的,被萤火虫照亮的被窝中成为我的一个世界。多少幻想,多少憧憬,多少甜蜜的幼稚,随着那闪烁的荧光把自己带进无法再回忆的梦乡。似乎童年时代的一切都在这属于自我的被窝中演变着,蜕变着,羽化着。 后来啊,钻出童年被窝的我,随着岁月的消失,几乎再也没有见到萤火虫,或者说生命的逐渐老成没有再关注那小精灵。偶尔谈起萤火虫时,人们都说现在农药打多了,萤火虫几乎绝种了。 萤火虫带走童年的天真,抹去孩提时的无知与幻想,将儿时的心火熄灭在大自然之中。 而今,又见到萤火虫的闪烁与舞动,虽然明知不是当年的那只,它却把童年归还给我,将渐渐老去的思维刷新,重新启动童真。

我不止一次地拍摄蜗牛,也不止一次地赞美蜗牛,着实是被蜗牛的精神所倾倒。 在阳光逆射下蜗牛那通透如水的躯体,倍显娇嫰,那薄如蝉翼的螺壳是那么的精致,纹理清晰线条流畅,是绝佳的工艺造型,巧夺天工,无不让人感叹大自然的造化。 有人说蜗牛是蜗居,将自己蜷缩在可怜的空间中。殊不知那具生而有的住房,进可遮风避雨,退可保命护体,玲珑别致,随身而行随处可栖,优哉游哉。在房价疯涨的当今,仅仅是羡慕是不够的了,难道不遗憾人类在进化过程中的忽略,如果人类在出生时就自带住房,哪怕小点,会省去多少为自己和后代为住房的忧愁与烦恼。 有人说蜗牛行为太慢,殊不知在当今浮躁与冒进的思潮与行为中多需要这种步步为营,稳打稳扎实实在在地循进,蜗牛慢中包含锲而不舍,实事求是,毅力让其漫步树梢。人类也会自愧不如,面对倒塌的桥梁,垮瘫的高楼和诸多的“豆腐渣”工程,渴望“蜗牛精神”是一种民意。有人说蜗牛目光短浅,遇险便蜷缩蜗中。殊不知在当今那些为官不谋民,胆大妄为,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拿的人的的确确不如蜗牛。你看那蜗牛,将眼睛长着触角的顶端,眼观六路端详而行,安分守己不越雷池,是何等高贵。那种所谓的惊天动地远不如蜗牛的默默无闻。 有人说蜗牛是害虫,殊不知那是一种无罪的自然生存。说到害虫,人类中的那些“害虫”着实地侵蚀和毁灭着人伦、人间、人生。他们歇斯底里地将人们的视线转移到无害的微妙之中,本身就是罪孽的烟瘴。 我赞美蜗牛。 赞美中饱含苦涩与无奈。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官网发布于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蜗牛之韵,久违的萤火虫

关键词:

上一篇:揭示现实,专访纪实摄影师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