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格南摄影师眼中的卡扎菲,给朋友随拍的几张

来源:http://www.blueovel.com 作者:摄影 人气:137 发布时间:2019-08-19
摘要:詹姆斯·纳切威 在James Nachtwey(詹姆斯·纳切威)的个人主页的首页上,写着这么一段话“I have been a witness, and these pictures aremy testimony. The events I have recorded shouldnot be forgotten and must not

詹姆斯·纳切威 在James Nachtwey(詹姆斯·纳切威)的个人主页的首页上,写着这么一段话“I have been a witness, and these pictures aremy testimony. The events I have recorded shouldnot be forgotten and must not be repeated."(我是一个目击者,并且这些图片是我的证词。我记录下来了这些事件都不应该被忘记,但决不能再重演。) 詹姆斯·纳切威(James Nachtwey)是当今最著名的战地摄影师,1948年生于美国纽约。在20世纪70年代初,他开始从事战地摄影工作,这时,正是他的同龄人反对越战的时期。

在过去的20多年里,他就象rambo一样穿行于战场之中,没有安全帽,也没有防弹衣。他所有的装备就是一件白衬衫一条牛仔裤,还有缠绕于他腰间的摄影器材。他与死亡共舞。从1984年开始,James 就成为《时代》杂志摄影师,5次赢得Robert Cap奖,多次获得世界摄影大奖。 这是一位冷僻而正义的摄影师,但是他的心中又充满着对人类的怜悯。他说:“作为摄影师,最难受的莫过于觉得自己一切名声和利益,都是建立在别人的苦难上。这让我每天挣扎煎熬。我知道,如果有一天让个人野心盖过真正的同情,我就失去了灵魂。”

著名摄影师Ron Haviv这样评价James Nachtwey:“除了他的专业技巧,Jim投身于战争与战争题材的奉献精神也十分显著。这种持续不断的努力造就了如今他的令人惊叹的历史记录。以他最近的作品Inferno(火海)为例,里面都是他在九十年代完成的作品。这不止是一部优秀的作品,你更可以从其作品中看出他想表达的问题及其深度。对那些媒体往往遗忘的地方,他**了太多的时间。尽管现在越来越难得到别人的赞助与支持,他仍然继续讲述那里的故事。很少有人只为自己工作并把作品结集出版。Jim就是这少数人中的一个,因为作为一个摄影师,他实在是太棒了。他是我希望成为的摄影师的典型。我希望在某些方面能紧跟他的脚步。” James Nachtwey的作品感动了很多人,瑞士著名电视制片人C·弗雷(Christian Frei)跟随 James Nachtwey的足迹花费了两年的时间,拍摄了一部《战地摄影师》纪录片,导演弗雷将一架特制的超小型摄像机挂在纳切威的照相机上,不仅使观众可以看到这位著名摄影师如何观察、如何拍摄,甚至可以使我们听到他的每一次呼吸和每一次按下的快门声,现场感极强。

电影用纳切威的一段独白作为开场白:“在现场的每一分钟,我都在想要逃走,我不想看到所发生的这一切。但我是一个拿相机的人,我是按一下快门就躲开,还是应该负起摄影记者的责任?" 这部优秀的影片获得了2001年奥斯卡最佳记录片提名奖(最佳纪录片被《鸟的迁徙》获得)。 James Nachtwey2006年完成了美国国家地理的任务,拍摄伊拉克战地医院;和名利场杂志的任务,拍摄美军使用橙剂在越南带来的灾难。他拍摄的内容包括战争以及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后移症。

感觉很久没好好拍过照片了,都是和朋友去玩顺便拍一些。传最近给朋友随意拍的几张: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下载附件保存到相册
他曾经有一张未被权力腐蚀的脸

玛格南摄影师眼中的卡扎菲

1971年10月,利比亚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兼武装部队总司令、29岁的卡扎菲正装出席一场庆祝活动,庆祝意大利军队从利比亚撤出。玛格南图片社 (IC 供图)

1973年5月25日,的黎波里,利比亚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卡扎菲上校(左一)出席欧洲与阿拉伯青年政治活动会议,会议期间与与会者共进午餐。玛格南图片社

1971年10月,利比亚地中海沿岸城市撒卜拉塔,利比亚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卡扎菲上校(图中最高者)在庆祝意大利撤军的典礼上,被祝福者和欢迎者团团围住。玛格南图片社

1973年5月25日,的黎波里,利比亚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兼武装部队总司令、上校军衔的卡扎菲在欧洲和阿拉伯青年政治活动会议中。那年卡扎菲31岁。玛格南图片社

2002年,执政20余年的卡扎菲在自家院子里,60岁的他脸上充满了乖戾之气。玛格南图片社

  利比亚局势已进入了胶着状态,卡扎菲的支持者军队在3月6日夺回了被反政府武装占领的贾瓦德镇。政府军组织了两次大规模冲锋,部分坦克进入城内。

  世人对卡扎菲的评价毁誉参半。在一些人的眼里,他是“大救星”、“民族英雄”、“革命领袖”;而在另一些人的眼里,他是“狂人”、“疯子”、“恐怖主义支持者”。但不管是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事实:卡扎菲领导这个大约有六百万人口的国家摆脱了贫困。敏感的玛格南图片社摄影师们从1970年代就开始跟踪这位备受争议的独裁者。1973年,他参加欧洲和阿拉伯青年政治活动会议时才31岁,英姿勃发,会议期间,他融入到青年群众中与他们共进午餐,共同休息,听取他们的言论,与日后被权力腐蚀过的沟壑纵横的脸孔,形成了令人心惊的对比。

  2011年2月中旬,在突尼斯和埃及的反政府行动成功之后,利比亚人民也走上了街头去表达对于政府和当权者的不满,穆阿迈尔·卡扎菲打破了不动用武力的承诺,以极大的暴力镇压反对力量,数以百计的人在军事活动中死去。世界各国领导人站出来指责卡扎菲的行为,驻各国的利比亚大使纷纷“起义”,宣布卡扎菲不再是利比亚人民的代表。2月22日的广播演讲中,卡扎菲对抗议者提出了死亡威胁,宣布游行示威者受国外力量的影响,并称自己不会交出权力,他宣称支持者们已经开始集结。

  1942年生于苏尔特游牧部落的卡扎菲从小在沙漠里长大,过惯无拘无束的游牧生活,上学时喜欢看乌托邦和无政府主义的书籍,放荡不羁。成年后,他的行动常常令人难以捉摸。当他忧伤时,不是醉心于文学创作,就是一人到沙漠的帐篷里静思。

  1969年,卡扎菲领导的“自由军官组织”成功推翻伊德里斯王朝,建立了阿拉伯利比亚共和国,他出任革命指挥委员会主席兼武装部队总司令。三十多年来,西方对利比亚实行孤立、威胁、制裁的政策,对卡扎菲进行暗杀和轰炸,可这棵“常青树”却一直生长在北非的大沙漠上。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官网发布于摄影,转载请注明出处:玛格南摄影师眼中的卡扎菲,给朋友随拍的几张

关键词:

上一篇:再发几张格桑花,Penna黑白纪实摄影欣赏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