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塘记忆,星辰下的玫瑰沙漠

来源:http://www.blueovel.com 作者:旅游 人气:185 发布时间:2019-11-02
摘要:第1天 2015-10-19 情人节旅馆(Valentine Inn)¥ 54 起立即预订 第1天 2015-07-13 嘉善 展开更多酒店 嘉善 发表于 2013-12-06 18:00 『失落在峡谷深处的玫瑰色古城,在柔情中神秘绽放。玫瑰色的思念,

第1天
2015-10-19

情人节旅馆(Valentine Inn)¥54起立即预订>

第1天
2015-07-13

嘉善 图片 1

展开更多酒店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嘉善

发表于 2013-12-06 18:00

『失落在峡谷深处的玫瑰色古城,在柔情中神秘绽放。玫瑰色的思念,诉说着无限深情,失落的,是这整个世界,还是你的心?』

(我写文字的确很慢,因为习惯性地回顾一些资料寻找回忆。这篇佩特拉很难写,故事太多,所以一时有些缓慢。原本打算一篇结束的,因为太长,硬生生掰成两半。)

“一座玫瑰红的城市,其历史有人类厉史的一半。”这就是隐藏在峡谷内的世界文化遗产——佩特拉古城,迄今已有2000多年历史。

佩特拉城,据说是《旧约全书》中摩西出埃及后“点石出水”的地方。它的地理位置极为特殊神秘。佩特拉的建筑融入了埃及、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希腊以及罗马的建筑风格,呈现出一个多国文化交流中心城市的风貌。

整个古城因彩色岩石而闻名,被称为“玫瑰红城市”。卡兹尼宫殿是“一颗嵌在岩石壁上的浮雕宝石”,闪烁着五彩光芒。这座未消失在峡谷中的城市如同一本仅被读过几页的书,仍有许多未解之谜,神秘的气氛笼罩其间,等待着人们去发现探索。

图片 8 图片 9 (因为我所有好的照片全部跟着IPAD丢了,只能借用一下别人的)

毫无疑问,佩特拉是约旦境内最有价值的世界遗产,所有精华的凝结。同样,也是我见过价格最高的门票,50JD一天,相当于近500人民币。对于穷游的我来说,这实在是一个大数目。所以,逃票在所难免。

在出发前搜过一些逃票的案例,亚东是说得最 详细的:佩特拉逃票不难,据我观察有大致有两处。一个是贝都因村,那边有小路可以下到谷底,村里景区大门边上也有个小坡有土路进去,找不到的话可以跟着本 地骑驴大妈走。另一个是山上那个国旗附近,下去后尽量向左,不然会走到treasury右边的悬崖上,有点险,但风景壮美,山上有柴火,适合野营。风险自 理。

当然,为了避免风险,很多驴友会选择一起购买2日票或者3日票,但需要提前约好,买票时用第二天要进入朋友的名字,不容易被查到,也可以节省好几百。

道骨仙风的“骆道长”是我能成功潜入佩特拉的关键。他一定是天兵天将看我这整日各种状况、大小事故不断、担惊受怕、各种折腾,怕我过度扰乱人间秩序,派来拯救我的大神。若真是让我独自密潜,凭我这神经大条又没有方位概念的主,不知又会出现什么事故。

初见道长,在Valentine Inn的花园。

“哇,道长,你好年轻啊!”我看着树林里探出头来的年轻的道长,咯咯地笑。在我脑海中,得道之人,应该起码胡子大把,皱纹满布。这是我对道长说的第一句话,似乎有些不敬。

“谁规定道长一定要老气横秋的。” 道长看着嬉皮笑脸的我,有些无奈。

这是一位年轻英俊的道长,与其封号不符。他昨晚道长夜观天象,算出今天是个好日子,我们应该能够逃票成功。

“噢,其它人呢?” Valentine Inn每天七点半和八点半有班车送客人到佩特拉门口,我们打算赶八点半这班。

“一兄台昨天吃坏肚子,今天无法下床,另一兄台大早就充军去它处,只剩我俩。”

我顿时觉得这道长昨晚的卦并不靠谱,都还没出发呢,就倒下了。

“你知道逃票的路线吗?”我颤悠悠地问。

“查了一些资料,我们待会儿跟班车先到门口再说。”说着他拿起我的背包,“你先去前台登记,我帮你把背包先放到房间。”

“嗯。”

我很快去前台登记,他们的自助晚餐需要提前预约,5JD,我觉得实在太贵,打算回家途中买菜煮面。

房间在二楼,是16人间的大宿舍,4JD。

“你要睡哪张床?上面都没人,下面,这张,这张,这张,也没人。”道长帮我指点迷津。

“我就这张好了。”我指指靠角落的一张。

道长帮我把背包放在床边:“里面都没有WIFI信号,你要走到门口才能搜到。”

“嗯,好的。”

“你们还没出发啊?”对面下铺传来虚弱的声音。是中文。

“我们赶八点半的车,快出发了。你好点没?”道长回应。

“我刚去楼下要了点热水喝。这里都是冷水,没法喝。”

“咦,你就是道长说的那个昨晚吃坏肚子的中国驴友?”我蹦过去欢快地与他对话。我开心,并不是幸灾乐祸,而是我终于能找到人流利地说话,不用结结巴巴脑袋 打结半天吐不出几个符号,对着他们,我终于能说上亲切的中文了!能在旅途中遇到中国驴友,对我再说都是极其珍贵的,无论是如道长般神秘莫测的,亦或是眼前 这病病怏怏的。

“嗯。今天又拉了好几次,虚脱了,实在去不了了。”他有些无奈。

“没事,我们今天先去探路,熟悉了逃票路线,回来把攻略给你,等你好点了,我们再去。”我信誓旦旦地保证,好似自己跟着道长之后,就有了飞天神功,一定能在峡谷中自由出入。

“好。你们一路顺风啊。”

“嗯,你好好休息。等我们回来哦。”

我和道长随着八点半的班车到达佩特拉门口,各国驴友纷纷走向不远处的售票厅购票,而我们仍在原地徘徊。

“道长,我们该往何处走?”

“仙姑莫急,待贫道算上一卦。”

“噢……”

“据我所知,逃票有两条线路,第一,是贝都因村,那边有小路可以下到谷底,村里景区大门边上也有个小坡有土路进去,找不到的话可以跟着本地骑驴大妈走。第 二,是山上那个国旗附近,下去后尽量向左,不然会走到treasury右边的悬崖上,有点险,但风景壮美,你选择哪条?”

啊,道长把问题又抛还给我。

我原本有意选第一条,但那个方向望去正好有一当地人笑盈盈地盯着我,仿佛在说:想往这边逃票是吧?嘿嘿。等的就是你们。

“第二条吧!”说完便往后撤,“道长你看,山顶那面就是逃票攻略里说的“约旦大国旗”吧?”

“正是。第一步,我们得想办法先到国旗处。”

“遵命。”我又不经意地调皮了。

国旗看似并不高,若是从这里爬野路上山也不是难事,只是路上很多当地人,如果在佩特拉售票处门口“爬山”,一准会被立马抓下来。于是,我们沿着公路一直往外走,绕着这座山走,试图绕开那些“线人”,直达国旗。

只是,愿望永远都是美好的。在约旦炽热的烈日下,我们走了近两个小时,还没绕道山顶。期间碰过几次壁,走过几个小岔路,幸好道长有神器“GPS”,及时弥 补,没有走岔太多。一路欢歌笑语,时光倒是匆匆。看到路边石榴和柠檬长得正旺,吹鼓道长摘了一些,带回去补充营养&做面膜。

图片 10

(在山上可以看到远处的游客,这是检票口进来的长长的几公里。)

图片 11

国旗位置处可以看见一栋建筑,写着Petra Tourist xxxx(佩特拉旅游局之类的一个单位),经过这里,继续往山上走。

“你当心点。尽量靠着左边,不然会走到右边的悬崖上,很危险。”

“嗯。”

图片 12

(逃票是一个艰难的任务。前方是无尽地一山又一山)

在山坡上走了约半小时,期间遇到一当地向导和几个欧洲驴友,要去山顶的观景台看全景,以为我们也是,约我们一起,只能婉拒,我们不能浪费太多时间。

大概十几分钟后,我们看见一些蔬菜大棚,从那里往北,可以看到山下的景象。

图片 13

图片 14

(翻山途中的各种奇石美景)

“道长,你看,我们似乎已经在景区里面了。下面有很多像蚂蚁一样的游客。”顺着我指的方向望下去,已经可以看见经过售票处检票的游客正一拨拨地走向佩特拉 古城的第一景点——“蛇道”。这虽然是一条长为1.5公里的岩石裂缝,高却有数百米。山峡狭窄,最宽处只7米,最窄处仅容一辆马车。峡谷甬道回环,沟深幽 静,岩石如削。通过阴森可怖的峡谷,世间奇景将豁然呈现在眼前,整座城市高大雄伟的殿堂排布在山崖岩壁上,凤阁龙楼连霄汉,重重叠叠,气势恢弘。

我们以为胜利在望,这么容易就土遁成功,省下一千人民币的门票,大呼该好好庆祝。

图片 15

(第一次下山。牌子上写的,没有向导,请勿上山。)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我满心自豪蹦蹦跳跳地跑下山去,一路愉快地哼着: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

顺利混入大部队的各国游客人潮之中一齐向蛇道前进,回头给道长做个鬼脸,你看,神不知鬼不觉吧。

正得意地想为自己的胜利庆功,忽然发现前方隐藏的危险——查票!

“道长,不对。”我慢下脚步,佯装去看路边的地图,“我发现,前方蛇道入口处,还有人查票。”

“不是吧…我们不是已经通过检票口了吗?”

“你看,那里有两个人,在查票。”我眼睛瞟向前方。两位穿着便衣的男子正在蛇道入口处向每个通过的游客要求出示门票检查。“这样的检查,肯定逃不了。怎么办?”

道长犹豫了一下,摇头:“再上山吧。我们必须从山上绕过蛇道才行。估计是逃票的人多了,他们在里面又加设了一个检票点。”

“再上山?”我顿时两眼绝望。这茫茫荒漠,连绵不绝,处处悬崖峭壁,险象环生。从平地上看,蛇道的直线距离的确只有1.5公里,但是要翻越这层层峡谷,并 非易事,很多山谷,看似很近,其实是两座峡谷,中间是绝壁,根本无法通过。这不仅是对于耐力,体力更是智力的考验,更是一种信念的坚持。我对于前路是否能 逃票成功开始担心。

图片 19

原路返回,沿着山上的土路继续向西。其实逃票之路最关键的导游,是沙地上留下的新鲜马粪和脚印。只要一路跟着它们走,就不会出大问题。

我们再次回到山上蔬菜大棚处,换一个方向,沿着马道绕过大棚后面的石头山,再往前不久便可以看到一块风光无限的天然牧场。玫瑰色的石头城,顿时变成苍翠欲 滴的天然草场,好似上帝营造的世外桃源,呈现另一种色调。漫山遍野的牛羊低着头啃着青草,放牧人慵懒地走在阳光下,一派悠然自得的景象。

我被这样的风景迷了眼,与放牧女子攀谈起来,差点忘记去佩特拉的任务。她几乎不懂英文,不怕,我的强项就是和不会英文的当地人交流,她好心地给我们指路。

道长见放牧女如此好意,顿生怜悯之心,拿出手中较大的那颗红石榴,送给她作为感谢。可是,那女子似乎并没有领情,她向我们表示,如果我们愿意给她5JD,她就带我们走。

我们婉拒。沿着她指的方向前进,发现峡谷的路越来越难走。

我们绕了好几圈,都没有突破。

图片 20 图片 21 (道长,这里又有一个你的家。)图片 22 (道长,这里好多好多你的家。) (岩石中的放牧人,这个保护色,满分)

图片 23 图片 24 (道长,你的家被咩咩占领了……)图片 25 (道长,咩咩看到你了)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前方观察一下。如果可以走通我叫你。”道长见我这笨拙的户外技术实在没学到家,穿越一些丛林时常常刮到,为了保证我的体能,便让我靠着一块大岩石阴凉处休息。

“噢,那你当心点。”

道长离开之后,天地峡谷间只剩我一人,安静地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我环视四周,除了玫瑰色的岩石,还是岩石,大大小小呈现各种姿态矗立在苍茫天 地之间。我趁机拍了一些照片和视频记录,道长还没有回来。在能够满足安全感的时候,我的心态其实是一个依赖感极强的小孩,不愿意思考,也不愿做决定。一旦 缺失安全感,顿时变得警惕敏感起来。

“道长……道长……?”我开始呼唤,声音因为空旷而穿得很远。

“我在这里。”头顶大岩石的方向传出回应,“你等我一下,我就回来。这里无法走通。”

又是一条死路。

我们又退回天然牧场,尝试之前我们尝试过又被放牧女阻止的一条路线。

最终发现,其实那放牧女给我们指的路,是错的。害我们在这片峡谷中多走了2个小时,各种碰壁,亏我们刚才还这么相信她。

“你饿了吗?”道长关切地问。

“嗯。我饿了。”已过晌午,前路还漫漫无期。

我们一路登上爬下,消耗了大量体力。可是背包里只有他早上买的3只面包,出发时分食过一只,还剩两只,我的口袋里只有几颗牛肉干,这是我们全部的食物。

“那我们一人吃一只面包垫垫饥。”道长拿出面包分给我。

“省一点吧,再一人一半。”我掰开面包笑着递给他。

大家都是出来穷游的,自然不拘小节,认识没半天就把对方当作自己人。

此时,一个当地向导带着两位阿根廷背包客来到这次,他们似乎要穿越佩特拉。我们随之跟上。

沿着马道向西北走,翻过一座小山(little hill),下到小山和后面大山之间的沟里,沿着马道向大山上走。这里有一段马道在石头上,路径不是很清晰,穿过一些峡谷丛林,我们看到一处绝壁。

“要从这里过去。”向导说。

啊!这下面可是万丈深渊。巨型峡谷岩石中间只有约一米宽的天然平台,要倚着这样的岩石往前走,关键,我们还不确定他们要去哪里。

“来吧。当心点。”向导向我伸出援手。

其实我一直都是一个胆小怯弱的小孩,只是在没有这样的情况下,也没得选择。

拼了。我咬着牙关,两眼一抹黑,把手交给向导。在他的帮助下,一鼓作气,跃至峡谷边缘。他为了保护我,自己走在外侧,让我靠近石壁处,我看着他这命悬一线的姿势,冒出一头冷汗。

几分钟后,我们便来到这天然平台的尽头。这是死路。我的天。

绝望之后必是惊喜。

现实往往如此。

“你看。”向导指向峡谷下方。

拨开那些荒乱的枯枝之后,能看到对面悬崖上一座罗马科林斯式神殿,有雄伟的廊柱和精致的细部雕刻,这就是佩特拉最宏伟的遗迹——卡兹尼神殿。

卡兹尼名为“宝库”,传说历代佩特拉国王的财富就在此地。这座“藏宝洞”正面高43米,宽30米,完全由玫瑰色的山壁雕凿而出,你会发现很难定义它是属于建筑还是雕刻作品。

关于这座神秘殿堂的用途有四个传说:1.那霸田人用来存放从埃及抢得的大批财宝的宝库;2.那霸田国王的陵墓;3.祭祀埃及神话中掌管生育的女神爱瑟斯 的神殿;4.《阿里巴巴与四十大盗》里那个要说“芝麻开门”才能进入的宝库。当然最后这个恐怕是受到“蛇道”的启发而幻想出来的故事,但要说 想象之大胆还是得首推《圣战奇兵》:神殿里收藏着耶稣的圣杯,喝了圣杯里的水可以长生不老……

卡兹尼最美丽的是它夺目的色彩。整座建筑在阳光照耀下发出粉色、红色、橘色、深红色,层次分明的光芒,衬着黄、白、紫三色条纹,闪闪烁烁。

这曾被评为全球最刺激的十处悬崖景观之一,这绝对是此次逃票最大的惊喜。

图片 26

图片 27 (贴着完全没有防备的山岩走过去的路)

图片 28 (隐约中的卡兹尼神殿)

图片 29

当然,回程的路还是一样让人胆战心惊,再次回到那座大山,换方向往西北部的山顶走去。向导他们有回程的趋势,我们无法再跟随,与之告别。

沿着马道上山顶,再次跟上另一位当地向导,翻山越岭,走过几处陡坡,看到一个卖饮料的帐篷,在这里,便可以俯看到山下的古罗马剧场(Roman Theatre),潜行之旅胜利在望。

从帐篷处往西看,可以看见两个方尖石碑,那里就是High Place of Sacrifice附近。从帐篷南边的小路绕一下,往方尖石碑方向走,就走到景区台阶路。沿台阶下山,就可以进入景区,左边就是Roman Theatre,大功告成。

图片 30

图片 31 (第二位当地贝都因向导和他的游客)

图片 32 (六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走上正常的台阶路)

图片 33

图片 34 (这次是真正的胜利在望)

再次踏足佩特拉的玫瑰色土地时,真是百感交集。这次的逃票真心不易,这下终于是可以好好庆祝了!我们很愉快地和几位背包客在此处拍了照片留念。

如果你以为,佩特拉的行程在这里就算结束,那就大错特错了。顺利潜入佩特拉之后,才是真正的开始。

我们向佩特拉的深处走去,那里有世界的尽头……

『我曾信誓旦旦,这辈子再不在沙漠过夜。没到一年,我的一辈子就用完了。』

我曾一直希望,自己能在看完《阿拉伯的劳伦斯》之后,再来写这篇瓦迪伦的玫瑰沙漠。可是,断断续续看了四次,都没有完整看完过一遍,这实在是部太长的影片,那些熟悉的画面,把我带回那两天一夜的沙漠之行。

月亮谷玫瑰沙漠的彩色回忆,随着影片的结束,而逐渐清晰。

这应该是约旦我最喜欢的地方。

Wadi rum,又名月亮谷,据说科学家论断这里的环境面貌是地球上最像月球的地方。它的阿语名字直译就是:酒红色的峡谷。

除了佩特拉,wadi rum是约旦人最感自豪的地方。佩特拉是人创造的,而wadi rum是天神创造的。这里的红沙的确给人印象深刻。峡谷内浩瀚缥缈的感觉常常令人遐想万千,贝都因人的生存方式让人不可思议。

这天,我和道长奚奚天还没亮便起床赶班车去wadi rum, 跑到车站等了许久都不见踪影,直到半小时后巴士驶来,司机很不开心地抱怨,说他们全车人去旅馆接我们,等了很久没看到我们,浪费了大家的时间。我们很抱 歉,但是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会如此。准时到车站等车,在我们中国的逻辑上来说,是没错的,这是长途班车啊,怎么会想到他们服务这么到位,特地去旅馆接我 们。

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wadi rum。司机把我们放到景区门口,一群贝都因人围合而来,推荐自己,让我们坐他们的车进行沙漠Safari。

我们婉拒,声称要找“阿里·默罕默德”。

“是我是我。”“我是阿里·默罕默德。”“我也是阿里·默罕默德。”#¥@&*%?……

所有人都叫阿里·默罕默德。在阿拉伯国家,这应该是撞车率最高的名字。

趁着道长和奚奚与“默罕默德”们周旋之时,我独自跑到游客中心借电话联系上之前宿舍一位香港女孩留给我的号码。她强烈推荐了这位贝都因帅哥,称赞他热情负责,幽默大方。关键,他的厨艺很好,晚上还能在沙漠BBQ烧烤。

不久,阿里驱车前来,在游客中心找到我们。两天一夜的沙漠Safari,包括夜宿沙漠,早中晚餐,门票,水和纸巾,每人40JD。

图片 35

图片 36

我们去他家短暂休息,他要准备进沙漠的食物、水和被褥。

很快,我们坐在吉普车的后面进入沙漠。

微风拂过干裂的嘴唇,炙热的阳光猛刺下来,皮肤因暴晒过度,发出深锥的疼。

阿里的敞篷越野车着实让我们体验了一把沙漠的威力,赤裸裸地暴晒在烈日之下。我拿出围巾把裸露的皮肤包裹起来,但是毫不见效。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紫漫,下一站是哪里?”奚奚见我拿着地图仔细研究,定是了然于胸。

“这个……好像是……一个什么春天。”我支支吾吾地回答。

“春天?这里是沙漠,怎么会有春天?”大家一头雾水。

“喏,你看,这里写着,Spring。”我凑上去给奚奚看,又想起我们刚从“劳伦斯的家”出来,所以这个词应该是,“劳伦斯的春天。”

“这个Spring是泉水的意思。‘劳伦斯的泉水’,姐姐。”道长和奚奚各种祥云符号,摇头叹气。

“你这么差的英语怎么能走到这里的?”

我也很无奈:“所以才一路发生很多状况……”

图片 41

图片 42

图片 43 (这谭峡谷中的深水让我想到了127小时里的场景)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图片 47 图片 48 (阿拉伯头巾在沙漠中总是显得很有范)

玫瑰沙漠的色彩是我极为钟爱的,看到沙丘我便一马当先地冲上坡去。

廉价的人字拖在沙丘的阻力下没两步便脱了底,光着脚丫子踩在沙丘上,痛得我哇哇大叫。沙漠在烈日下被晒得滚烫,脚底瞬间像被烙红的猪蹄,只能一脚深一脚浅地换着脚站立。

“不行啦,不行啦!烫死我啦!”我一屁股坐在沙丘上,提起火红的双脚,无论如何不愿意再起身。

“没那么夸张,快上来。”他们明显已超到我前方。

我只能眼巴巴地望着,心想,他们的皮肯定比我厚,所以才不怕烫。

“先穿我的拖鞋上来吧。”奚奚把他的拖鞋扔给我。

硬着头皮再次起立,没走两步,又一屁股坐下。缓解,再走,在坐。几番轮回,终于登顶。

“道长,你上来啊,这里可漂亮了。”我喊着道长。

“沙漠都差不多,我不上来了。”我知道,这几天佩特拉之行消耗道长太多内力,他已透支,只是不愿承认。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走过几处峡谷后,阿里让我们去捡干树枝,我们要准备生火做饭。我们仨明显笨拙,挑三拣四才找出一小堆干柴,而阿里,早就趁我们不注意把车厢塞得满满当当。

“丫啦丫啦!”阿里呼唤我们上车。

“耶做饭去咯~”我们欢悦地离开。

图片 52

图片 53 图片 54

车到一处阴凉的峡谷旁停下,阿里从车上拿出毡毯铺在沙地上供我们休息。又在一旁的沙里挖坑,用茅草点火,然后放上干柴。手艺娴熟,三下五除二就把番茄、土豆、毛豆、鸡块、肉末等食料混成一锅香美的炖菜,引得我们口水直流。

道长无聊,又开始在毡毯上打坐。我跑过去逗玩:“道长,猜猜现在几点了?”

“又猜?……道长我现在饿得头昏眼花,内力不足,无法发功。等吃饱再给你猜。”

“你这道长法力不行啊,才饿这几小时就不能运作了。”我咯咯咯地笑。

“以后一天只能猜三次,多了就不准了。”

“哦,好吧……”

……

“开饭咯,开放咯~~~~”阿里端上一锅“贝都因乱炖”过来。打开事先准备好的鱼罐头,以及火堆上刚烘热的大饼放在毡毯中间。

我们早已饿得不行,倒上饮料,熟练地撕开一块大饼,徒手就着食料,自然而然地大口大口往嘴里塞。

出门在外的游子,都是不拘小节且随意自然的,没有那么多讲究计较。用手抓着吃食是回归最原始的本真,那些简单朴素的食物,在荒凉的沙漠中却是极其不易的。餐后,阿里还周到的给我们每人准备了水果,补充营养。

图片 55 图片 56

图片 57

时光就这样伴随着阳光、沙漠、微风、欢谈、笑语,轻轻流逝。年轻的生命体,送去风中无数自由的因子,散发出快乐的感染力,依靠这些平淡却无畏的姿态,挥洒出青春最热烈的资本。

图片 58图片 59图片 60图片 61图片 62图片 63

午后的热力没有一丝退却的意思,沙漠的热情,就是用其最大的力量,将人融化。我们依旧踩上那老旧的吉普车,飞驰在这抹玫瑰色的沙漠之中。直至黄昏而至。追逐着阳光,登上一处山谷高地,静待日幕。、

图片 64图片 65

图片 66

图片 67图片 68

等天色渐暗,阿里再次召唤我们上车,要趁天完全黑之前赶去营地。这是一处阿里的“专属地”,背靠着巨石,面朝着大漠,还有一些简易的帐篷和一个特定的区域,用来BBQ和休息。

“你们可以选择,晚上睡帐篷还是露天沙漠。”阿里告诉我们。

“要不睡帐篷?”我其实害怕再睡沙漠,一年前在印度沙漠露营,睡得我记忆深刻,实在不是一次好体验。

“帐篷太闷了,既然来沙漠,肯定是要睡露天的。可以看银河,数星星。”

“好吧,那就睡露天吧。”我曾在印度信誓旦旦,这辈子再不在沙漠过夜。没想到,仅一年,我的一辈子就用完了。

升起火堆,烤起BBQ,我们拿出Ipad播放歌曲,美妙的音乐在广袤的天地间蔓延开来。伴随着阿黛尔的《Someone Like You》,黑夜里的银河和星海,愈渐清晰。

分享着白天的照片 和旅行的话题,我忽然依赖上这种有陪伴的旅程。可以淘气,可以任性,可以嘻嘻哈哈,可以放松警惕,不用整天铁着黑脸,绷紧所有面部神经,故作彪悍地去解决 所有遇到状况和问题。习惯寄居于安全的保护伞下后,就很难再欣喜地一个人上路。可是,往往旅途的意义也在于此,有相遇,就有分离,这是恒定不变的规则。

图片 69图片 70

图片 71

wadi rum,月亮峡谷的玫瑰沙漠,呈现给我一份不一样的气质。

记忆中沙漠的那份清冷和寂寞,在今夜竟变得温暖而迷人。

星辰下的玫瑰沙漠,变得柔情万种。

今年2015年7月盖朗格峡湾温度比去年低10度左右,冰川融水少许多。所以瀑布来水量少,7姑娘之类只见水迹不见水了!

图片 72

嘉善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官网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西塘记忆,星辰下的玫瑰沙漠

关键词:

上一篇:深山觅野茶,东京羽田机场首航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