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卑斯山,哈工大之江校区

来源:http://www.blueovel.com 作者:旅游 人气:120 发布时间:2019-11-02
摘要:记得上学时地理课中,对连绵的雪山和原始的小镇进行了如画般的描述,而今乘坐空中缆车32分钟到达阿尔卑斯山的雪郎峰,如诗般的感到梦怀和释放。在这里是最能感受得到雪山美景

记得上学时地理课中,对连绵的雪山和原始的小镇进行了如画般的描述,而今乘坐空中缆车32分钟到达阿尔卑斯山的雪郎峰,如诗般的感到梦怀和释放。在这里是最能感受得到雪山美景的地方,因为在这里能触摸到原始的冰层以及200多座山峰的壮观景色会让你无比叹服;在其海拔3000米的山顶餐厅更可以欣赏到阿尔卑斯山的全景,因为在那里有震撼而旋转的景致,有清新而凉爽的空气,仿佛能让你感觉到全身都充满了新鲜的细胞,如果你的眼睛想要寻找多彩且纯净的风景;如果你的肺想要充满新鲜的空气,那么阿尔卑斯山一定能满足你。这里视野辽阔穿过瑞士的中原地区一直能看到德国的黑森林。

第1天
2015-04-11

显示全部5天 收起

图片 1

杭州 图片 2

第1天
2012-10-30

图片 3

六和塔江景

不管是“见面不如闻名”还是“闻名不如见面”,个人觉得,要了解一个地方最好的办法就是深入其腹地,感受下实际的风土人情。 朝鲜,大概是世界上最神秘的国家了吧。也许大家出国旅游也从来没有把这个几乎只会出现在国际或者军事新闻,貌似成天都是叫嚣“核武”和“卫星”的国家作为旅游目的地,对于朝鲜的印象自然也都是道听途说。各种街头传言要么耸人听闻,要么不可理喻。那么朝鲜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呢? 坐着时速仅为30多40公里的老爷火车,一摇三晃从新义州慢慢晃荡到了平壤,又慢慢晃到了38线,和南韩的八卦旗还打了个照面。我试图去观察一个更为微观、直接和丰富的朝鲜,但我发现这最终是徒劳的,旅行者的活动仍然受到了“指定范围”的约束,这是一场漫长而又仓促,充满发现而又满是遗憾的旅程。

杭州

鸭绿江断桥

图片 4

丹东鸭绿江上的中朝友谊桥和鸭绿江断桥并列在一起,中朝友谊桥现在是连接中朝的重要通道,隔着并不十分宽阔的鸭绿江,就能望见对面的朝鲜。

六和塔江景2

行前准备 对于这次朝鲜之行,可谓是“预谋已久”,本想着在9月或者10月就成行(那段时间有著名超级十万人团体操“阿里郎”的表演),但无奈工作繁忙只好放在了11月初,这已经是朝鲜旅游的淡季了,直到深秋,丹东那边的旅行社才最终告诉我已经成团,都是天南海北的散客拼成的团(后来才知道,我们这个20多人的团队是当时在朝鲜的中国团里最大的一个,有来自广西、河北、北京、山东、福建、广东的游客)。 此前我也听到过诸如“不准拍照”“不准脱团”,甚至“不准带相机”等种种耸人听闻的传言(现在朝鲜已经可以连手机也带进去了),仿佛鸭绿江的那头果真是一个很难接触的禁区。但其实实地走上一遭就能发现,朝鲜的“神秘”很大程度上是对西方——或者简单地说,是对除中俄以外的国家而言,几乎没有拒签一说,这大概也是中朝友谊的具体体现吧。据说,在朝鲜每年仅有的外国游客中,来自中国的游客几乎要占到90%以上。 报团与签证对比其他出国路线在自由行、半自由行、不同跟团线路之间的纠结,去朝鲜旅游就太简单了。首先朝鲜没有自由行,所有游客都必须跟团。旅游的线路也都基本是固定的,只有边境一日游,平壤、开城、妙香山四日游之分(听朝鲜导游说还有去金刚山和南浦海边的7日游,但是在国内报团时旅行社都说没有,也许在夏季的旺季时才有吧)。 去朝鲜的旅游线路出发地主要在北方城市,北京(据说也有火车双卧去平壤的,但是据说很难成团)、沈阳出发的游客基本是坐高丽航空的飞机直接抵达平壤。而从丹东、延边等边境口岸城市出发的团则是坐火车慢颠颠地走到平壤,然后再展开活动。 两种方式比较起来各有千秋,飞机团当然更快捷,但是费用更高,而且也少了,真的成了逛野生动物园——直接被塞进旅游车里不准乱动去看那几个安排好的景点,一点也接触不到朝鲜真正的乡村和城市。

杭州

图片 5

图片 6

虽然仅仅是一江之隔,但鸭绿江两侧的景色已经很不同了,西边中国一侧的山地经过退耕还林已经是一片郁郁葱葱,而在对岸,却是光秃秃的一片。江中有星罗棋布的小岛,有的属于中国,有的属于朝鲜,判断其归属地的重要依据就是看其是否有被开发的痕迹,江中的小岛属于中国的部分几乎都在被开发用作旅游项目

杭州

鸭绿江断桥

图片 7

图片 8

六和塔

夕阳余晖下的鸭绿江断桥。

杭州

鸭绿江断桥

图片 9

鸭绿江大道

杭州

丹东是一座美丽的城市,鸭绿江边的公路上载满了银杏树,阳光透过金黄色的银杏叶和枫叶洒落下来,散发着一种温暖而迷蒙的光线。

图片 10

图片 11

杭州

鸭绿江中国一侧全是崭新的高楼大厦,而朝鲜一侧却只有矮小的房屋和荒芜的田野,入夜更是一边灯红酒绿,一边漆黑一片。

图片 12

鸭绿江大道

浙大钟楼

图片 13

杭州

中朝以鸭绿江为边界,但却是以河岸为国境。鸭绿江中心却是自由区域,双方人员都可以自由捕鱼、游泳、行船,只要不上岸就不算越境。

图片 14

鸭绿江大道

杭州

图片 15

图片 16

晚霞下的鸭绿江与大桥。

图书馆

鸭绿江大道

杭州

朝鲜内河

图片 17

坐船去朝鲜内河,其实就是坐船进入到鸭绿江的一条小支流,在朝鲜河岸和朝鲜江心岛之间兜上一圈。这时中国旅游散团的传统项目——“加钱”便开始上演了,能坐下我们全部人员的大船被推说人数不够而不开船(估计压根就没打算开),而导游则竭力鼓动我们一人加50块钱坐快艇,因为这样不用等,而且还可以拿着相机拍照——在大船上,拍照是被禁止的,据说是怕被朝鲜人发现后追上来罚款,而快艇就不是朝鲜那些用类似拖拉机发动机作为的动力的小船能追得上的了。

图书馆

图片 18

杭州

我们乘坐的小艇。

图片 19

朝鲜内河

山林小径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在几位老人家的抱怨声和船老板好像吃了大亏的痛心疾首中,终于以一人加20元成交。快艇劈波斩浪很快就进入到了朝鲜一侧,背着冲锋枪的朝鲜人民军的女兵看见有中国的船只过来,立马钻进了哨亭。而朝鲜的孩子们却没有那么多顾虑,一个孩子在江边放着一头很瘦的牛,我们冲他挥手他也冲我们挥手。在快艇上,我们看到一个朝鲜村庄(后来证明,这是我所看到的最好的朝鲜村子),每家每户都是一模一样的房子,虽然旧却显得很整洁,屋外停着拖拉机和自行车,晒着衣服和大白菜,村里的小路上拉着朝鲜语的宣传横幅。两个裹着白头巾的朝鲜老妇人坐在河岸上啃馒头。背着枪的士兵穿着土黄色的大衣,在村外的小路上巡逻,在他的身后,就是中国境内虎山长城的烽火台。

杭州

图片 20

图片 21

朝鲜村庄

杭州

朝鲜内河

图片 22

图片 23

杭州

背着冲锋枪的朝鲜士兵,他的背后是中国境内的虎山长城。

图片 24

朝鲜内河

杭州

第2天
2012-10-31

图片 25

去朝鲜首先在丹东的边防口岸集合,口岸就在断桥旁边,中朝两国贸易的货物都要在这里过关。一般是8点多一点在口岸集合,领队把各自的人马召集好,等待过关。手机、电脑、mp3、录音笔、长焦镜头之类带不过去的东西,也都在这里交给各自报团的旅行社,由他们代为保管。 一日游的团呼啦啦地先过去了,这种方便的走马观花式旅行团人数众多,游客也没什么行李,挂个相机甩着空手就过去了。而我们这些大包小包,塞满了零食(看来大家都听说过谁说去朝鲜旅游吃不饱的传说),神情略显紧张的家伙一看就是四日游的(不过也有例外,我们团中有2哥们儿就啥都没带,地地道道甩手派——无相机、无背包、无换洗衣服……呃~)。过中国的海关很容易,盖个戳就过去了。我们在口岸也看到了回国的朝鲜人,个个都跟搬家似的,每个人的包裹都无比巨大。 出了海关,朝鲜过来的旅行车已经在外面等我们了。是那种略显老式的中巴车,行李厢很小,里面还放满了一箱箱的香蕉(据说在朝鲜这是很贵的一种水果)。我们的行李只能放在车头的空地儿和过道上。司机是朝鲜人,黑黑瘦瘦的,不怎么说话,和中国人的最大区别就是他的胸口别着金日成头像的领袖像章。 这趟被塞得满满当当的汽车很快就驶上了横跨在鸭绿江上的中朝友谊桥,领队再三强调不要朝窗外拍照,气氛渐渐有些紧张。汽车走到大桥中央时,向两边张望——完全是两个不一样的图景,丹东一侧全是林立的高楼,车水马龙;而在另一侧,则是那么得沉闷和荒凉,只有些低矮的建筑,以及桥下岸边背着枪的士兵。 短短的大桥不一会儿就过去了,车窗外穿着褐色军棉服,表情肃穆的人民军士兵和那些5、6层高,四四方方毫无特色看上去也有些年头的居民楼都在提醒我们已经进入朝鲜。车厢的气氛似乎有些奇妙,大家都不怎么说话,弥漫着莫名的紧张。 很快我们就到了朝鲜海关,所有人带着行李统统下车,一个穿着制服的朝鲜官员会在车门口挨个核对每个人的护照信息。然后我们就被叫进了一间不大的屋子里分成男女两队,排队准备过关接受“手动安检”——是的,完全手检,虽然我也在屋子里看到了安检的机器,但是它根本就没有被使用。 你得把你的包所有的口袋都打开,让朝鲜的海关检查。而检查的标准几乎就是由检查你的朝鲜官员心情而定,有的轻松松有的查得很紧,各人的遭遇完全都是看人品。

杭州

新义州车站

图片 26

几乎所有乘坐火车去朝鲜的旅游团必到的点,我们的活动范围被限制在车站二楼的一个候车厅,不能随意走动。

大树

事件1:单反到底能不能带过去?答案:有的能,有的不能。也许真的是长相绝对待遇吧,哈哈。过安检的时候,那个胖乎乎的朝鲜海关官员对我带的D700和nex-5都没有发出任何疑问,他甚至都没有查看巨大的D700的24-70镜头的焦距范围。只是对装nex-5备用电池和闪光灯的小包问询了下,得到答复后说了句“谢谢”就让我过关了。和其他国家的海关官员相比,这个大叔不仅不讨厌,还很讲礼貌。 但是我们同团的另一个哥们儿就没那么幸运了,这位大哥带的是尼康D90,配了个35mm的定焦头,应该说是非常保险的配置。但是检查他的官员却死活一口咬定他的D90有gps定位功能(其实需要另有GP-1GPS装置,使用GP-1随附的线将其连接至相机的配件端口,才能记录有关拍摄照片时相机当前位置的信息。),出于对革命工作的高度负责,他绝对不允许这个违规的东西出现在朝鲜的国土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哥们儿的D90被扣在了新义州海关,3天后从这里回国时才拿回来……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啊。事件2:iPad、杂志和书 一般来说,以上3样最好不要拿。iPad理论上时绝对不许带进朝鲜的(这才是真正有gps定位的玩意儿),但是也有大拿还真就拿进去了!不知给朝鲜海关灌了什么迷魂汤(据说,仅仅是据说,是声称带到平壤送礼所以过关的……呃~)。而对于书和杂志,一般海关会专门找人看一下。PS:貌似从2013年开始,这项关于手机等数码产品的禁令已经取消了,现在已经可以携带手机等数码产品进入朝鲜。

杭州

图片 27

图片 28

新义州车站的候车厅的玻璃窗下半部分用毛玻璃遮盖了起来,让我们看不见外面的广场。

浙大校门

新义州车站

杭州

从海关到新义州火车站会经过新义州市区。如果不是路边那些特色鲜明的前苏联风格的朝鲜标语牌和宣传画,你可能会以为自己是在国内的某座边远小镇里穿梭——路上的行人的穿着和国内并没有太大区别,只是更为朴素,男人们一般都穿深色的中山装和夹克,妇女们背上的小孩戴着虎头帽。路上没有什么汽车,行人也不多,有的骑车,有的拉着个自己焊接的简陋小板车。路边的居民楼是那种中国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常见的筒子楼的样式,虽然刚刚粉刷了一遍,但仍然掩盖不住那种粗陋和凹凸不平的墙体。我注意到,阳台上大多种着花,看得出,无论生活水平怎样,但这依然是个热爱生活的民族。 道路状况令人担忧,在这个靠近中国,并且曾是朝鲜重要的轻工业中心的新义州,道路也都是坑坑洼洼的“补丁路”,汽车的速度提不起来,一直在颠簸。在我们路过的明显和上世纪80年代中国非常雷同的公园里,有粗陋的水泥花台,明显缺少工艺的仿古小桥和已经裂缝的水泥广场,时光仿佛在这里穿越了。唯一的亮色是那些滑轮滑,颜色鲜艳款式也比较新颖的单排和双排轮滑在朝鲜的青少年人群中看来很受欢迎,而这小小的“潮流”,也都是从中国“引进”过来的。 新义州也许是我们在朝鲜遇到的最开放的城市,后来几天,即使在首都平壤,我也没有看到这样玩儿“新鲜玩法”的孩子们。这得益于这里与中国的距离,早在元末明初,位于现在新义州的义州郡已经是通商大城。来自高丽的旅客都知道一离开义州,就是中国。而就在离新义州不远处的黄金坪岛,正在建设一个“经济特区”。 我们很快就穿过了市区,到达了火车站。新义州火车站有一个巨大的站前广场,能看到那里悬挂的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画像。拖着大包小包的朝鲜人或蹲或站在广场上,对我们这群外来者有些好奇。但我们并没有在这个广场逗留,而是立即被朝鲜的陪同人员“护送”进了二楼一个专门的候车厅,并被告知只能在这里待着不能随便出入。2个戴着臂章的车站女工作人员也“进驻”了候车厅“看”着我们,不过她们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玩手机。看来科技的力量是强大的,尽管才开放手机不久,但是已经让人培养起了离不开手机的习惯。好吧,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朝鲜应该是没有“果粉”的,手机牌子主要是中兴、摩托罗拉的老旧型号,而且我只看到车站工作人员、军官以及其他体面的朝鲜人在使用,看来在朝鲜,手机仍然是一个奢侈品。

图片 29

候车厅里挂着领袖像。

新义州车站

朝鲜

鸭绿江那头的神秘国度。

我们这团中国游客全部都被塞在最尾的外国人车厢里,除了列车员、导游还有几个看起来可能是传说中的“安全人员”的朝鲜人之外,我们和其他的朝鲜旅客完全隔离开了。火车很快就启动了,新义州至平壤只有220多公里,如果按照高铁300多公里一小时的速度,不到60分钟我们就能到达目的地,但在朝鲜,这显然是一个神话,实际上幸运的话火车运行时间需要足足5个多小时——请注意,这是顺利的情况下。如果运气不好的话,可能会坐上7、8个钟头。 当火车开动时,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只会有这个蜗牛般的速度了,乘坐火车的感觉有点像坐船,一起一伏一起一伏,不知道啥时就停车了,不知道啥时又突然刹车了,不知道啥时又突然往后退了。而且因为没有铁路复线,错车时需要等待,加之朝鲜火车大部分为电力牵引,有时停电,火车就会晚点。而在秋冬枯水季节,正是主要依靠水力发电的朝鲜感到最为困难的时候。

图片 30

朝鲜多山,绿化却很糟糕。山上全是石头,树木都非常少见,有时也会在看到几座山之间看到大片的空地——基本都被开垦为了农田,但是在这个已经渐冷的季节里,田野里的景色也相当单调和萧瑟。

朝鲜

一切都好像停在了旧时光里。在沿途经过的火车站站台上,我看到有送亲人从新义州到平壤,送别家人的妇女在站台上挥舞着手帕,抹着眼泪,跟看电视剧似的,生离死别的感觉——其实整个路程只有220公里,看来对于普通朝鲜人来说,这段外人看来短短的距离已经很长很长了。让人感到温暖的场景也有很多,比如一个显然是母亲的中年女人,拎着大包小包在中途一个小站下了车,两个显然是她儿子的非常年轻甚至可以说根本还是少年的人民军士兵立刻欢天喜地地跑上前去接过行李,一左一右挎着母亲的臂弯乐呵呵地朝站外走去——这是一个到军营看望孩子的妈妈。 和铁路交叉或者平行的公路上基本没有什么汽车,即使有,也是那种非常老式的苏式卡车或是中国造的车辆,都很老旧了。朝鲜的当地人多为步行、坐牛车或是骑自行车。车轮所过之处,尘土飞扬。

图片 31

朝鲜的农村和中国北方的农村非常像,只是看起来要荒凉一些。其实看得出以前朝鲜的农业机械化程度很高的,有人耕作的地方都能看到拖拉机、汽车等农业机械——田野里人们还是在进行集体化的劳作。

朝鲜

在火车的一起一伏中,天色慢慢就暗了下来。当夜幕四合之时,你才能真正体会到那张著名的远东地区夜间的卫星照片——在朝鲜半岛北部,有一大片的地区很奇怪的没有亮光。这里就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所在。 亮光意味着繁华,也意味着能源和发达。但是在2300多万人口的朝鲜,夜晚降临在某种程度也意味着一天生活的结束,晚上,他们不能读书,不能看电视,尤其在枯水的冬季,这种痛苦尴尬的感觉也许更为来得直接。借着最后一点朦胧的霞光,我们还能分辨出那些在火车外掠过的村庄的模样——整齐划一千篇一律的平房,窗户都黑洞洞的,没有一丝亮光,让人怀疑这是否是一个被废弃的村庄,只有很少的一些屋子里,能透出一些如萤火般的亮光。朝鲜并非是一个未开化的国家,而是一度辉煌却又没落了——这种没落开始于前苏联解体后的上世纪90年代中期,也就是在朝鲜被称为“苦难的行军”时期。在后来我们的旅途中,当地的朝鲜导游把这归咎于英明伟人金日成逝世所带来的巨大损失,以及美帝国主义的落井下石和他们南边邻居和敌人“南朝鲜”的背信弃义。当然,还有台风、干旱等等的天灾。而似乎公认的说法是,苏东剧变之后,朝鲜再也得不到以前支撑其经济、农业和工业的廉价石油,封闭的环境也让其无法参与国际分工,实际上是一种闭关锁国。 不管怎么说,朝鲜就是从那时起慢慢黯淡了下来,从那些老式的拖拉机,覆盖广大但却老旧的输电线路,乃至宽阔却又年久失修的公路上都能看出,这个国家是怎样步步衰退的——虽然目前的状况已经比“最艰难”的时候好了很多。而那些嘲笑朝鲜的人似乎也不应该忘记,其实即使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朝鲜要远比和毗邻的中国和他们在38线以南的亲戚们要“滋润”得多,只是这些都已成为了历史,现在,朝鲜人只能枯坐在夜色中,心情复杂。 当窗外的灯光渐渐多起来之后,我们知道,我们快要到平壤了,这个国家最为宝贵的能源和资源,大概都集中到了这座被称为“平坦的土壤”的地方,虽然这座城市也同样受到能源不足电力紧张的困扰。

平壤火车站

当走出车厢时,我和有点惊讶,完全就像是进入电影中的画面——平壤火车站拥有一个巨大无比的站台,到处都是黑黢黢的人群,我们依然在一片混乱中紧张兮兮地跟着导游的小旗从一个专门的侧门走出了车站。平壤火车站是上世纪50年代的建筑,挂着领袖像(此前我曾看到过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里1958年志愿军在这里集结上车回国的照片,和那时相比,平壤火车站的外观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悬挂的领袖像现在换成了金日成和金正日),一辆辆的军用卡车拉着满满的军人到火车站,个个都背着枪。大喇叭放着革命歌曲,整个火车站人声鼎沸,灯火通明,但是周围却黑漆漆的。

图片 32

平壤火车站站前广场上匆匆而行的人们。

平壤火车站

Yanggakdo International Hotel

不出意外的话,来朝鲜旅游的外国游客几乎都会住在这座48层高的饭店里,这是全朝鲜最豪华的两个特级饭店之一。酒店被水环绕,位于大同江江心羊角岛上。

图片 33

在酒店大堂旁边的餐厅我们吃了“晚餐”——这已经是朝鲜时间(比北京时间早一小时)的晚上8点30分,确实是“晚”餐。餐食有油炸的猪肉、鱼还有一些面包、泡菜,饭菜都半冷了。

Yanggakdo International Hotel

图片 34

尝了点儿当地产的“大同江啤酒”,味道比较淡

Yanggakdo International Hotel

图片 35

羊角岛饭店的女服务员们,个顶个都是美女。

Yanggakdo International Hotel

饭后到了房间不久就休息了,说是相当于四星,但羊角岛饭店的房间实际也就勉强能达到三星的标准,日本产的电视机只有21寸大小,只能收到CCTV的2个台,CNN,NHK和朝鲜的2个电视台,不过当地的电视节目到晚上9点后就没有了。床很小,卫生间没有地漏,洗澡的时候要特别注意别把水溅在地板上。特别的是发现房间的床头柜还装有收音机,不过捣鼓了半天也没弄出响来。

图片 36

羊角岛饭店的洗脸池,已经显得老旧了。

Yanggakdo International Hotel

图片 37

床很小,有点硬。好在屋里暖气很足,要知道,朝鲜的深秋已经很冷了。

Yanggakdo International Hotel

图片 38

房间里的老式电话。

Yanggakdo International Hotel

平壤

“平坦的土壤”,作为首都,平壤集中了朝鲜所有最好的资源。

图片 39

平壤的夜晚很冷了,不过酒店的暖气还是很足的。推开双层的玻璃,视野非常好,大同江就在脚下。向下俯瞰,能见到灯光辉煌的人民大学习堂和主体思想塔,以及依稀可辨的那座著名的三角形金字塔状的柳京饭店——也许只有在这座“橱窗式”的城市,夜晚才能看到如此多的灯光吧。

平壤

第3天
2012-11-01

当秋日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房间的时候,我度过了在朝鲜的第一个夜晚。起床接连打开2层窗户,突然灌进来的冰冷的空气立刻让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羊角岛饭店已经稍显破旧,但作为这个国家最好的酒店之一但是暖气却是很足。在30多层的羊角岛饭店上向下眺望,大同江上弥漫着一层薄薄的晨雾,阳光将雾气染上淡淡的金色——那是一种犹如幻境一般的氤氲之色,远处的铁桥、树木和主体思想纪念塔都朦朦胧胧,时不时地有寥寥的几辆公交车从空旷的大街上缓缓驶过,一切都是如此安静与沉默。 这就是平壤秋日的清晨,北京时间清晨6点,平壤时间7点,清新的空气和散发着朦胧金光的街道,让你不得不用美丽来赞美这座城市——尽管那些千篇一律的方方正正的苏式建筑让你很快就感到索然无味。 乘坐景观电梯而下,能看到羊角岛上一座未完工的体育场和大同江畔三三两两的工程塔吊和江面上的行船。羊角岛饭店每一层都有一个硕大的电梯厅,大到让人感觉很有空间浪费的嫌疑。虽然有8部电梯,但摁下按钮后,你还是需要等上半天。而电梯不时的抽风则是常事,曾经有一次,刚刚踏上电梯,却发现电梯明显得比正常往下“沉”十几厘米,然后就没有了任何反应。饭店里的电梯服务员有些尴尬地将我们请出来,用蹩脚的中文说:“超重了,超重了”——尽管电梯里其实只站了3个人。

人民大学习堂

我们到的第一站是人民大学习堂,这就是昨晚拍摄平壤夜景时那座最为金碧辉煌的建筑。我们到时为时尚早,只有不多的几个朝鲜小孩背着书包从广场上走过,看向我们的眼神淡定而平静。这座宏伟的建筑位于平壤市中心,是由10座楼组成的10层建筑,有有34个屋顶组成的朝鲜式青瓦屋顶,显得雄伟清雅。 这座带着明显的苏式宏大建筑风格的“大学习堂”,由金日成亲自命名,成为朝鲜国家图书馆。

图片 40

晨曦中的人民大学习堂。

人民大学习堂

图片 41

早起的小学生。

人民大学习堂

万寿台大纪念碑

这也许是除开金日成广场之外朝鲜出镜率最高的地方了。在金正日死去之前,他的父亲金日成的高大铜像已经在此伫立了许久——神色从容,面带笑容,身材魁梧,朝着远方伸展着右手,在朝鲜人的口中,这是“伟大的慈父”。巨大的体量让人在其面前不由自主地相形见绌。而就在并不长的时间之前,金正日的雕像也被安置在了他的父亲旁边,叉着腰,同样的面带笑容,神色淡定,这是“英明的将军”。(PS:这张照片已成绝版,原因是因为朝鲜人觉得原来金正日雕像上的短风衣不足以体现“英明的将军”平易近人的风格,便将铜像上的风衣改成了金正日生前最爱穿的兜帽夹克衫。)

图片 42

在我们到达纪念碑之前,小金导游就再三地向我们讲明在领袖像前一定腰保持严肃,不能模仿铜像的动作照像,更不能只拍这两尊“神像”一般雕像的局部——朝鲜人必须时刻保持领袖像的庄严和神圣——哪怕是在一个外国旅游者的相机里。

万寿台大纪念碑

图片 43

即使在这样的工作日清晨,我们依然看到了一拨拨的朝鲜人朝圣一般地来到拜见这两尊铜像——几百人的队伍要排成长长的3排队列,整理好着装,一起走近纪念碑,派代表献花,然后埋头鞠躬,中间不能随便说话。而我们也同样被要求按照这样的标准来拜见。

万寿台大纪念碑

图片 44

除开2尊巨大的领袖铜像外,大纪念碑旁边还有群像雕塑和大幅镶嵌壁画。铜像两侧的群像雕的高度,各有22.8米,228人群像(右面119人、左面109人),平均高5米,人物造型也多是那种苏式的孔武有力的工人农民和士兵战斗工作的场景。大型纪念碑背衬朝鲜革命博物馆,其正面墙壁上有朝鲜革命圣地白头山(长白山

万寿台大纪念碑

离开万寿台之后,我们就开始驶出平壤前往妙香山了,单看平壤,还是一座很美丽很干净的城市。街道无比宽阔,也没多少车。空气很好,天空无比湛蓝,一点也没有帝都前一阵那种能让人窒息的雾霾。正是深秋时节,满街都是金灿灿的银杏树,地上却没有什么落叶,一切都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空荡荡的大街上只有那种浓墨重彩的宣传画和抹着红嘴唇的女交警——在大多数时间里,她都是无所事事。偶尔有几辆老实的电车驶过——是那种似乎应该早被淘汰的老式车辆,里面满满当当得挤满了人——只有这时,你才知道朝鲜的400多万人到底到哪里去了。 在平壤,你能看到的最多的就是军人。朝鲜实行“先军政治”,用小金导游的话说,那就是“朝鲜人民军作为先锋为人民破除一切艰难险阻”。在平壤市区里的大同江和普通江,能看到朝鲜人民军士兵在疏通河道和打扫卫生——尽管在从事这样极其平常的民事任务,但他们都拉着军事用的伪装网,并派出了岗哨。而朝鲜导游也一再叮嘱,不可以拍摄士兵——也许世界上再也找不到像朝鲜这样军事化程度如此之高的国家了。这个2000多万人口的国家有着上百万的人民军和工农赤卫队等各种武装力量。而在乘火车来平壤途中,我还看到了货运列车上部署的高射炮和提着木质训练用冲锋枪进行军事训练的工人和农民。在我们旅行朝鲜的这段时间里,气氛虽不如朝鲜核试验时阴云密布般剑拔弩张,但美韩的大规模演习仍在进行,朝鲜的气氛仍然颇为紧张。在前往妙香山的4个小时车程中,小金导游再三向我们强调了这一点,并特别向我们说明:“如果美帝国主义和南朝鲜(朝鲜称韩国为南朝鲜)傀儡政权胆敢进犯,那么英勇的人民军将叫他们有来无回,全部消灭。”

妙香山

主要是参观两个分别陈列世界各国送给朝鲜领袖的礼物的展览馆——不过和其他地方不一样,这两个巨大的展览馆都修建在山里的洞库里,进入之前要接受朝鲜工农赤卫队十分严格的检查,包、相机都不能带进去,而且必须穿鞋套。

平壤市区的道路尚可,但是一旦离开平壤以后的路况就不行了。公路很宽阔,多是4车道、6车道,但完全是补丁路,看得出很多年没有整修过了,甚至比不上现在很多新修的中国乡村公路,相当颠簸。虽然路上没有几辆车,但是每小时能达到60公里就不错了。从平壤到妙香山220公里的路上,我总共只看到几辆车,老式的吉普车多是人民军的装备,但车况不佳,经常能看见停在路边修理。偶尔驶过的卡车,甚至连4个轮子都不一样大,完全就是拼凑而成。而朝鲜本地人的公车和我们乘坐的金龙客车相比则有天壤之别——是那种很老式,木头座椅的貌似在中国上个世纪70年代使用的噪音巨大的客车,毫无舒适性可言,就是这样,也是满满地塞满了人。

图片 45

空空的公路。

妙香山

图片 46

200多公里的路程,我只看到了不过十多辆汽车。

妙香山

今天我们要前往的主要景点是妙香山。位于朝鲜西北部,横亘于平安南道、慈江道和平安北道的交界处的妙香山,是朝鲜著名的旅游胜地,四大名山之一。据说得名是因为其山势奇妙、神秘,山上侧柏散发着清香。向有“三千里锦绣江山皆名胜,未见妙香山莫谈景”之说,自古被誉为朝鲜八景之一。 著名的香山宾馆也在这里——这是朝鲜最豪华的宾馆。妙香山别墅也在附近,1994年的一个雷雨之夜,金日成就在这里死去。 对于外国旅游者来说,妙香山的自然美景并不是游览的对象,到这里的旅游团都会被带去参观修建在军事防空洞洞库里的国际友谊展览馆——这里陈列着世界各个国家、组织及其个人向金日成和金正日赠送的礼物21.3万余件中的一部分。其中,属中国的赠品数量最多。 百度百科上的资料说,国际友谊展览馆由金日成国际友谊馆和金正日国际友谊馆组成,前者比后者大,分置两头,均为多层大型朝式建筑。而我们的小金导游则把金日成馆称为“太阳馆”,而金正日馆则为“领袖馆”。进馆的安检非比寻常,照相机和其他电子设备,以及背包提包都是不允许被带进馆内的,而且必须套上鞋套——这让我联想起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刚刚有微机课时那些铺着木地板和要换拖鞋的微机室,所不一样的,是这里还有挎着手枪的工农赤卫队队员进行全方位的安全检查。

图片 47

“领袖馆”。

妙香山

在我看来,据说有着5万多平方米,190多个房间的如同迷宫一般的展览馆更像是一个军事洞库而不是展览中心。混凝土结构异常坚固,主要部分是开凿在其后大山中的山洞部分。馆内禁止拍照与喧哗,内有升降电梯和自动扶梯,展览厅众多,整洁且富丽堂皇。重达数吨的混凝土电动大门两侧有人民军士兵守卫,馆内有专门的讲解员带领参观与讲解。据说其室内常年恒温控制为20℃,相对湿度50%。 不过与“太阳馆”和“领袖馆”庞大辉煌的建筑体量相比,其展品就有些让人哑然失笑了。按官方说法,展览馆按大洲和国家陈列着世界一百七十多个国家的政党、国家元首、社会界和政界人士向金日成、金正日和金正恩赠送的礼品,礼品达22万多件。 听着很是令人咋舌,但是当你亲眼目睹了那些藏品之后,你就能知道朝鲜人是如何凑到这样庞大的数目的——其他国家领导人赠送的礼品都被放置在显要的位置,而更多的则是“个人”和“组织”赠送的礼品——在这里你能看到“香港某歌唱家”“中国xx县文联”“中国xx啤酒公司”(完全不知名的地方企业)的送礼人署名,礼物从拙劣的水晶摆件、蛋壳画和木雕不一而足,甚至xx公司成立xx周年的发行量1万份起的纪念明信片都被郑重其事地放置在那些恒温恒湿的展览柜里供人瞻仰,这些都被视为朝鲜强大和领袖及主体思想深受世界人民爱戴的证明。

图片 48

“太阳馆”。

妙香山

图片 49

前来参观的朝鲜学生。

妙香山

图片 50

妙香山纪念品商店里出售的人参和虎骨酒,价格都非常昂贵。

妙香山

图片 51

高丽参。

妙香山

我们跟着穿着民族服饰的讲解员在弯曲的甬道里匆匆穿梭,时不时地能看见那些统一深色衣服着装系着红领巾的朝鲜小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参观陈列着领袖功绩的展馆。看得出,在朝鲜老师是非常具有权威,一声轻喝,所有的学生都半蹲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我注意到这些看起来也就十来岁的孩子和我们在平壤看的明显要黑瘦很多,虽然穿着统一的校服校裙,但是贫富差距依然表现得很明显——在深秋的天气里,我们都穿着羽绒服,而一些女孩子却只穿着条短裙,细细的腿上连袜子都没有。 我们朝孩子们招手,他们也立即向我们招手致意。但是眼神里依然透着紧张与腼腆,甚至还有几分迷茫。

图片 52

领袖馆和太阳馆分置两头,是两个巨大的洞库。

妙香山

普贤寺

从辉煌的“太阳馆”和“将军馆”出来,坐车几分钟就到了普贤寺,这是妙香山之行的另一个景点。不过对于中国游客来说,这就是个国内一般规模的庙宇。大雄殿、万岁楼、四角九层石塔、八角十三层石塔等古迹和遗物都是中国式的,携刻的文字也都是汉字,从唐以后,作为属国,朝鲜半岛都深受“天朝”文化的影响,不管南北,可以说,稍有历史的朝鲜文物和遗迹都完全是汉字记录。

图片 53

普贤寺里的朝鲜女讲解员。

普贤寺

据说朝鲜始祖檀君之遗迹檀君寺和檀君圣洞等标志着朝鲜半岛“悠久历史”的遗迹也都在妙香山附近,不过这并不在我们的行程当中。但在路途中,小金导游倒是兴致勃勃地给我们讲述了半天关于朝鲜民族始祖檀君以及关于朝鲜历史的传说,听了半晌下来,倒是觉得南北朝鲜在历史吹牛这件事上倒是有着高度的统一性……很多演义范儿的传说都被当作严肃的历史被介绍给每个来朝鲜旅游的外国人——当然,几乎没有人在真正听,所以也不会有人质疑——即使有,也会沉默不语——因为在来之前,我们的领队已经说了,不要对朝鲜导游提一些尖锐的“不受欢迎的问题”。

图片 54

秋天里的普贤寺,阳光正好。

普贤寺

图片 55

天王门——嗯,对的,是汉字。

普贤寺

图片 56

普贤寺的规模并不是太大。

普贤寺

图片 57

普贤寺

图片 58

寺庙的建筑都是中国传统建筑的样式。

普贤寺

图片 59

一座偏殿。

普贤寺

图片 60

寺庙建筑的工艺还是值得称道的。

普贤寺

图片 61

普贤寺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官网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阿尔卑斯山,哈工大之江校区

关键词:

上一篇:哈瓦那自助游攻略,Echo的厦门之旅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