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黄金周南宁北海游,天堂日记

来源:http://www.blueovel.com 作者:旅游 人气:166 发布时间:2019-11-02
摘要:布达拉宫 发表于 2009-10-11 02:15 今年长假,在家闹心,就决定出门闹心去。为了避开最集中人流,10月2日飞到南宁,2,3日在南宁住宿,4,5日到北海逛了一圈,6日又赶回南宁好赶7日的飞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布达拉宫

发表于 2009-10-11 02:15

今年长假,在家闹心,就决定出门闹心去。为了避开最集中人流,10月2日飞到南宁,2,3日在南宁住宿,4,5日到北海逛了一圈,6日又赶回南宁好赶7日的飞机。文笔不好,也不愿记流水账,就讲下感受吧。

南宁在国庆黄金周尚好,宾馆酒店涨价不多,2,3日入住南宁邕江宾馆,携程订豪华客房价格318每天,酒店促销送单人早餐,位置不错,特别离中山路近,朝阳路购物区也很方便。但就是酒店设施旧了点。后来6日回南宁自己到火车站旁银河酒店,国庆期间最便宜是180.电脑房198,好像比平时涨了一些。主要坐民航大巴较方便,出门就是民航宾馆大巴开车处。且旁边不远有琅东车站售票处,因此建议可以住南宁火车站附近,酒店很多可以选择,公共交通也很方便,不需担心出游。去北海可以在火车站买了来回票,考虑黄金周因素,而且火车怎么也比汽车安全且舒适,并且南宁车较多的琅东汽车站离的比较远,所以本次火车往返北海觉得不错。再加上3日去德天瀑布居然碰上每天一班的直达班车出故障,让大家在烈日下呆了2个小时等修车,虽然最后回来将返回的班车时间顺延到了5点半,但结果也是直达班车变成了来回都在大新车站换车,很是不爽,早上7点出门等到晚上快11点才回市区,累的够呛。南宁饮食不错,中山路很热闹气氛也好,但不适合太讲究的人哈哈。本次去正好在搞购物节,LP也猛逛了下商场哈哈。

看见有人说北海不值的去,虽未必完全同意但至少黄金周不能去。入住中玉酒店,老三星的房间平时最多200节日要450,而且手续复杂,预付全款后还要传真汇款凭据,入住时还要拿出凭据过目,晕死。北海银滩人多且设施不好,去过了三亚简直无兴趣下水。老街也很萧条,个人认为北海无啥可玩之处,三轮车夫如苍蝇般烦人,且驱赶不走,退房时酒店门口三辆出租车停在那里居然都不走,真是可怕。快到冠头岭停车站附近有固定在路边卖干货的地方切勿好奇,买了点虾米颜色不错,拿回来都是臭的,网上查了下多半是有名的毒虾米,果然是景点都不能购物。印象好点的只有公车司机,可能是本地人比较善良。酒店旁的外沙九记味道也还尚好,长青路夜市摊位多人气旺,但要找个味道好的就碰运气了。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大昭寺

展开更多酒店

今天早起晨跑,有幸偶遇除夕的日出!祝福亲们幸福快乐!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当雄

南宁邕江宾馆¥358起立即预订>

2018.2.13依然是梅江边一天的风景

拉萨

北海中玉酒店¥136起立即预订>

图片 11

发表于 2005-03-25 22:14

9月10日 纳木措 为了尽量赶最早班的车去当雄,我六点钟就起床了,收好所有的东西,拜托同屋的老先生告诉Z和L帮我退房以及送洗衣服等,就匆匆出了门。天已经亮起来了,但太阳还没出来,眼看着东方的天空慢慢布满了朝霞,看来要赶到大昭寺门口是不可能了,向四周环望了一下,我爬上了对面的天台茶座。可惜周围杂乱的东西太多了,想必照片拍出来的结果不尽如人意,而且,从这里并不能望见雄伟的布达拉宫。 我只好悻悻地走下来,到马路对面搭109路车去客运西站。这时才大概7点半的样子吧,清晨的拉萨已经开始忙碌起来了,面前时不时有转着经筒向大昭寺走去的人,也有骑自行车或搭公车去上班的。拉萨真是个奇怪的混合体。 来到西站,站里站外满是拉客人的,西藏的,青海的,四川的。。。似乎还有去往西安的。去当雄的车是随便都有的了,我买了九点半的车票,四十四块钱。车是到那曲的,有几个看似牧民的藏族人,男女老少都似乎是盛装打扮。两个女子穿着鲜艳的衣服,头上缀满了绿松石和红珊瑚,还都特意擦了胭脂,两边脸颊上圆圆的两团红色,就像是小时候在幼儿园被老师打扮得滑稽又天真的样子。不知道是来拉萨朝拜的呢,还是去那曲参加什么盛会。 磨磨蹭蹭地,汽车直到十点一刻才开出车站,十二点应该差不多可以到当雄了。 路上过道对面的一个中年男子和我聊起天来,他是深圳XX机关的政府官员,这次来拉萨作展览,便抽空出来转转。他本来是想去那曲的,听邻座的藏族人说那曲没什么看头,又听我说要去纳木措,便改了主意,打算与我同去。我本来也没什么意见,可听到他同人讲话时的那满嘴官腔,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于是只好哼哼哈哈的应付着,心里却在盘算怎样才可以甩掉他,千万别让这么个人坏了我的兴致。 十一点半左右,到了羊八井。不知前面出了什么事,似乎有交警在查车。而我们的车就在路边停下了,司机在跟交警交涉着什么,很久也不见回来。过了好一阵才听人说是司机的驾照昨天被扣了,所以现在是无照驾驶。虽然说是很快可以送来,但是。。。我可不想在这里等下去了。于是来到路边想随便搭一辆车走,这里到当雄应该不远了。不一会儿,一辆大约是长安之星的小面停了下来,我赶快回去车上拿东西,不想被那个XX官员看到了,也要跟我同去,理由是:“你走了谁给我照相呢?”我听了差点晕倒,真不爽,但也只好不说话。等了好一会儿仍不见他过来,司机不耐烦地问他去干什么了,是不是不走了,看样子是有急事吧。虽然觉得有些不地道,我还是说不如我们走吧,此时已经十二点多了。 走了不远,另外两个搭车的人下了车,司机让我坐到前面,好看风景。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司机,我发觉他竟与多杰太平有几分相似,从整洁甚至有些讲究的外表上看,似乎不是个普普通通的生意人。想到太平说他哥哥在拉萨,我便忍不住问他是哪里人,他竟说:“这怎么说呢,我妈妈是青海藏族,爸爸是印度人。”哦。。。于是话匣子一打开,他就跟我聊了起来。他叫索朗齐美,子承父业,是个藏医,还是藏医学院首届的四个硕士生之一,现在在藏医院做外科医生,而且同许多混血儿一样,英俊非常(唔,真是一表人才呀。。。)。可惜就是这样的条件也还是不能符合女朋友父母的要求,于是他便痛苦地去山南一个神湖求神的指示,据说可以在此看到前世今生。我好奇地问那是个什么湖呢,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呢,他想了半天似乎不知如何解释,只说是圣母湖。继而又聊了许多他家里的事情。在路边一大片经幡附近车停了下来,齐美对我说经幡旁边不远处就是念青唐古拉了,问我要不要拍照。很可惜今天的云比较重,山顶被遮住了。有一个藏族人在经幡旁边转着经。 很快,一个岔路口到了,他说只能带我到此了,因为他要去这里的筑路队看望一个受伤的工人,这里有车去当雄,大约还有十公里的路程。该不该给他钱呢,我犹豫着,他说随便吧。。。我下了车,站在路边等着是否有过路的车辆可搭,看看表,12:30刚过。路边的石头牌子上写着宁中乡。 等了不到半个小时,一辆大卡车在我眼前停下了,我一愣,车上竟然写着“纳木措自然保护区”,真是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啊!我赶忙跑过去问可不可以搭车,三十块钱搞定。驾驶室里坐着一男一女两个藏族人,后面货箱里还有三个人,听口音似乎是四川人吧,川军真是无处不在啊。司机把放在驾驶室里的被褥放到后面货箱里,让我坐在前面,我好生感激! “我姓张。”司机师傅自我介绍道。我一愣,明明是藏族人吗,“叫扎西。”我不禁哑然失笑。扎西是藏北人,在保护区开车已经七年了。身边的自然就是他的妻子了(他给我介绍说,这是他爱人。。。),名叫巴吉,似乎有些害羞,一直没有说话,也许是因为不大会讲汉语的缘故吧。 当雄很快就到了,扎西把车停在一个市场外面,对我说:“我们下去买点东西,保护区里面没有。”我靠在车窗上,正午的阳光隔着玻璃窗暖暖的照在身上,我用帽沿挡住脸,打起瞌睡来。过了半个多小时,扎西和巴吉的身影又再度出现,手里拎着一大块生肉,还有三支棒冰。嗯?三支,莫非也给我买了一支?扎西打开左侧的车门上来,巴吉递了一支棒冰给我,羞涩地笑着。真的是给我买的,我接过棒冰,心中有点不知说什么好的感动。味道虽然跟在北京吃的冰淇淋相差太多太多,但这份单纯的善良却甜甜的,一直渗到我的心里。 离开当雄县城,我们向东走上了一片广阔的草原,这个季节草已经不多了,但渐渐晴朗起来的天空,远处的群山,近处稀稀落落的房子、帐篷,这样的画面似乎也够开阔,够让我激动了。我问扎西,藏北的草原是这样的吗,扎西想了想说,山比这要远,夏天的时候比这要绿。。。不知道他是不是也曾经用鞭子甩石头来赶羊群呢? 路上一群系着红领巾的小学生挥手跑过来,扎西停下车,我在后视镜里看到他们手脚麻利地爬上来,坐在货箱里,有说有笑。陆续地,孩子们在有房子或帐篷的地方下了车,一溜烟地向家里跑去。不知怎么的,觉得象电视里看到的画面一样,美丽得有点好像在做梦。 开始爬山了,扎西说要翻过几座山才到,我忽然想起自己还曾经想从当雄徒步过去,此时也不禁在心里暗暗嘲笑自己的狂妄。走在高原上的感觉很奇怪,看所有的山都好像没有多高似的。路边的清澈的小河向山下流去,我摇开车窗,迎面吹来的风略微有点凉,唉,为什么感觉这么幸福呢。 偶尔会有一两辆汽车从我们旁边经过,扎西忽然盯着刚开过去的一辆卡车说:“柴油车?!”看着汽车屁股冒出的黑烟,我问:“柴油车不可以开进来吗”“是啊!”扎西回答道。看来在保护区工作的经历让扎西也有了环保的意识呢,我不禁想。 在一片宽广平坦的大地上,路边有一间小小的帐篷,刚才超过我们的两辆越野车停在门口,附近还有几个藏族人似乎在闲逛。我猜想那一定就是售票处吧,虽然有点心虚,我还是拉了拉头上的帽子,没有吭声。扎西似乎没有任何异样,径直把车开进了保护区的大门。然后在进去几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地上堆了很多石板,扎西对我说要装料,我还在逃过了门票的欣喜中,一时似乎没有听懂他说什么。就见他下车和那三个人以及另外的几个工人把一块一块的石板搬上货箱,明显感觉到车体下沉了许多。巴吉则在一旁跟藏族人聊天。看了一会儿,我靠在车窗上睡着了,不知几时惊醒过来,扎西笑笑地对我说:“你睡吧。”我又昏睡了一会儿,再醒来,扎西夫妇已经上车了,正要发动引擎。看看表,大约是四点了,不知还要多久才到湖边。 终于,在纳根山口凛冽的风中,我看到了似乎就在不远处的碧蓝的纳木措,金黄色的草原上,湖水悠悠地散发着一种温柔的味道,吸引着我的目光,也吸引了两辆京牌的2020吉普停在这里,几个人摆着POSE照相。扎西把车停下来,对我说他的车不去湖边,他去帮我问问能不能搭这两辆车走,说罢就跳了下去。几分钟后,扎西满面笑容地回来了,说那几个是我的北京老乡,他们同意搭我一程。于是我拿了背包和三角架,真心地道了声感谢,目送着卡车远去。 山口这里正在一座山峰的阴影里,冷得有点刺骨。有一团似云似雾的东西围绕着山顶,路边的经幡在风中呼啦啦地响,而远处的纳木措在阳光下却依然那么温柔沉静。随便拍了两张照片,我们就下山往湖边开去。我乘的这辆车后部堆满了帐篷、炉子、气罐以及压力锅和各种各样的食品,前面摆着一部GPS,他们是从北京一路开来的。不过他们也只到湖边,而不上扎西半岛,因为今晚就要赶到拉萨,我连连惋惜,这么美的风光,不看看黄昏,不看看清晨,还有纳木措的夜空。。。他们一前一后追逐着过了村子,行驶在湖边不远的路上,远远的看着那一汪碧蓝色镶嵌在开始变金黄的草原上,窗外阳光灿烂。 终于来到湖边了,我下了车,沿着一条正在修建中的路往岛上走,看路旁的石碑,这里应该就是扎西半岛了。看到不远处的几顶花花绿绿的帐篷,我猜想那里应该是旅馆吧。路边有不少的筑路工人,看到我这样单骑而来似乎有点惊讶,也是,好像一个人搭车来纳木措的的确不多。 来到湖边不远的帐篷旅馆,里面的条件似乎还不错,只是不知为什么只有我一个客人。放下东西,我拿着相机来到门外,对着远远的雪山按了两下快门。我问老板那噶玛巴的手印在哪里呢,老板指着远远的一座小山包说就在岛上啊。糟了,这里还不是大家所说的扎西岛啊。老板又说我可以明天一早过去,只有八公里的路程。我在脑袋里飞快地计算着八公里的路程要走多久,这里海拔虽然高,但感觉此刻体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看看表,五点刚过,那么七点半多差不多就能到了,那时天应该还亮着。于是我抱歉地说我不住了,现在就去岛上,老板竟然也没找各种理由留下我,然后指着面前的草原对我说走这里近一点,要注意不要往湿的地方走,可能会陷进去。 五点的天空下,阳光依然刺目,不过在这高原上却似乎没有了热量。我给自己打了打气,迈步向前走去。可以看到左面不太远的地方是一条砾石路,路的一边就是纳木措碧蓝的湖水了,路基高出我走的地面约有一米的样子,偶尔有一辆车绝尘而去。右面不知道有多远的地方似乎也有条路通到岛上,走了好一会儿我才明白原来此刻我脚下的这一片湿地草原,在雨季里应该也是湖水,这两条路就是沿着湖边的公路,现在还有不少地方踩下去软软的,似乎能渗出水来,虽然算不上沼泽,但说不定真的一脚陷进去也未可知。一路听着水鸟的叫声在空荡荡的旷野上回响,虽然徒步的感觉并不轻松,倒也算的惬意。 这虽然是条近路,但眼看着岛上的小山怎么都没有近了的迹象,时间似乎不是一分一秒的过去,而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地消逝着。我开始有点着急了,而且背上的行囊也越发沉重,紧走一阵,就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想着背包里的两个相机以及这恼人的三角架,唉,如果不是借来的,我真想此刻就把它扔在路上。眼看着该到晚饭时间了,我实在是又累,又饿,而且已经汗流浃背。我不敢停下来吃东西,幸好还有一壶水可喝。真要命啊,可这扎西岛怎么就还是那么远呢。这会儿我可真的开始后悔为什么要抄近路了,如果搭车过去应该早就到了吧,但此时该过的车也过去了,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真是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啊。没办法,我只好振作精神继续前进,在心里默想着:“还有半个钟头,再走半个钟头一定到了。”虽然明知是自欺欺人,只是不这样想,恐怕我登时便要坐在路边号啕大哭了。就这样不知念了多少次“半个钟头的咒语”,我终于在八点刚过的时候看到了近在咫尺的帐篷,对面走来一个牵着马的藏族人,我费力地跟他打了个招呼,接着,竟像失去了所有的气力一样,抬不起腿爬上这最后的一个缓坡。 西沉的太阳已经把天空和湖水染成了一片紫红色,刹那间,一路上苦苦跋涉的不安和疲倦,就在这天堂般的景象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我甚至顾不得找个落脚的地方,就冲向湖边。但相机总是太慢,转瞬间四下里已经是一片灰暗。我象散了架一样在露天的快餐桌旁坐下,此时才不禁庆幸真的在天黑前赶到了。 扎西岛上早已不是如同《藏羚羊》上所说的只有几间帐篷的情形了,眼前一间豪华宾馆灯火通明,我好奇地走进去,这大厅实在赶得上北京火车站的候车室那么大了,里面一边是豪华的餐厅,另一边有数张铺着华丽毯子的阿拉伯式躺椅。花枝招展的服务员面带笑容地向我走来,我随便问了问价钱,乖乖,100块钱,呵呵,我还是别把这一身的尘土抖落在人家“五星级酒店”里了。 15块钱的铁皮屋,就是它了。向老板要了壶开水,我拿出饭盒和自带的方便面、火腿肠,狼吞虎咽地扫荡进肚子里。天啊,我已经饿得前心贴后心了。从没想过在海拔4800米的地方徒步三个小时会是怎样的滋味,看来人真的有无限潜能! 外面似乎有什么动静,我推开餐厅的门,一股狂风夹着细碎的石子打在我脸上,我的天,短短十多分钟的时间外面已经是飞沙走石了。我顶着狂风,几步冲回铁皮屋里,插好门闩。要命,窗户上竟然有个洞,我只好用三脚架顶住窗帘,但愿夜里不要被风刮开。三个人的房间只住了我一个,被子倒是多,只是外面飞沙走石的,打得这铁皮屋子震天响,像是要散架一样,狗叫声,发电机的轰鸣声,这样的夜晚,真不知如何入睡。 还好,三个小时的徒步让我还没来得及想什么就睡着了。朦朦胧胧中醒来,不知是风沙还是冰雹砸在房顶上,外面的狗还在狂叫,发电机已经没了声音。露在睡袋外面的鼻子感觉着空气的寒冷,赶忙打开电筒,抓过数码相机塞进被子里,却忘了桌上的尼康。水壶里的水已经冷得象冰,勉强咽了一口下去。唉,明天还要想办法找回去的车。我把头埋进睡袋,还是睡吧,睡着了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害怕,什么也不担心了。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图片 15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图片 20 图片 21 图片 22 图片 23 图片 24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图片 28 图片 29 图片 30 图片 31 图片 32

青山流云,静水骑楼的茶阳古镇,骑楼林立,融入不少西洋建筑的设计元素,古朴独特,可惜到处的脏乱破坏了这美感!

图片 33 图片 34 图片 35 图片 36 图片 37 图片 38 图片 39 图片 40 图片 41

图片 42 图片 43 图片 44 图片 45 图片 46

冬天时的泮坑水位低了,水杉也枯干了,跟夏天比差远了。

2018年除夕:徒步象山5公里!明年继续,祝亲们新年身体健康!

2016年春节:梅江两岸的桂花飘香

每年回来看得最多的就是梅江两岸,一出家门步行600米即到,或徒步、或骑车、或跑步,走走逛逛拍拍,山水风光秀美,尽收眼底……

2015年春节:走上江边的塔顶所拍

图片 47 图片 48 图片 49 图片 50 图片 51 图片 52 图片 53 图片 54

2015年春节:在梅县区南口镇麓湖山上,杏花绽放,美呆了!

图片 55 图片 56 图片 57 图片 58 图片 59 图片 60 图片 61 图片 62 图片 63 图片 64 图片 65 图片 66 图片 67 图片 68 图片 69

图片 70 图片 71 图片 72 图片 73 图片 74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官网发布于旅游,转载请注明出处:2009黄金周南宁北海游,天堂日记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