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能买一套房,川普称关税很公平

来源:http://www.blueovel.com 作者:国际 人气:76 发布时间:2019-10-05
摘要:俄罗斯传媒周四(8日)报道,西伯利亚城市哈巴罗夫斯克(Khabarovsk)有人在黑龙江一条河道的岸旁,赫然发现54只人类断掌。传媒引述其中一个可怕的说法指,断手可能是来自医院的尸

俄罗斯传媒周四(8日)报道,西伯利亚城市哈巴罗夫斯克(Khabarovsk)有人在黑龙江一条河道的岸旁,赫然发现54只人类断掌。传媒引述其中一个可怕的说法指,断手可能是来自医院的尸体,盗卖尸体的人士为了防止遭人认出,于是把尸体的手掌斩下。  《西伯利亚时报》报道,发现断掌的地点位于一个知名的钓鱼地点,该地距离中国边境仅有30公里。警方最初接获报案,指在岸边发现一只人类断掌,警员其后在岸边一个袋子中,发现大批断掌,有人形容当时的情景“令人作呕”。警方已检验所有断掌的指纹,暂时只是在其中一只发现指纹。  当地传媒报道,发现断掌的地点旁遗有医疗绷带及医院的塑胶鞋套,推测盗卖尸体的人士为了防止非法出售人类器官的勾当败露,遂把尸体的手掌斩下。另有说法指,为了惩罚窃匪,于是斩下他们的双掌。对于此一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件,当地警方拒绝评论,民众则觉得没有可疑。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将坚持于周四对进口钢及铝材分别征收25%及10%关税,但同时声称,墨西哥、加拿大、澳洲及“其他国家”可能获豁免。  特朗普向内阁表示:“我们将会很公平,我们将会极有弹性。”他指出这项具争议政策有赢家及有输家。特朗普表示,若重新谈判3边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进展顺利,墨西哥及加拿大将可能豁免。他说,“若我们达成协议,很大可能不会向这两国征收关税。他又说,澳洲亦可能豁免。  特朗普说:“我们与澳洲有极密切关系,澳洲是个伟大国家,是美国长期伙伴,美国对它有贸易顺差,我们会对他们做一些事情,我们会对一些其他国家做些事情。”  特朗普怒斥一些国家于美国推出贸易关税前占取美国便宜,并点名批评德国。他声言关税将极公平后,指摘德国在向北约贡献资金方面大幅小于美国,所为并不公平。他说,有一些朋友及一些敌人多年来在贸易及军事上占取美国便宜。“若你看看北约,德国支付的占国内总产值1%,我们则付出多很多,占4.2%,这并不公平。”

通货膨胀直逼13000%,能想象吗?一个石油滚滚来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连饭也快吃不起了。怎么搞的,居然沦落到如此悲惨?  许多委内瑞拉人最喜爱喝的咖啡是“玛溶”(marron)。这个词本意是棕色。玛溶咖啡有点像双份玛奇朵,通常是早餐时间、或者如果中午吃了大餐后喝,一口下去,浓浓的咖啡因让你瞬间心清气爽。  我在加拉加斯(委内瑞拉首都)一家餐馆叫了一杯。一口下去,账单来了。拿起一看,差点没喷出来。  这杯咖啡味道好极了,但是我付出的钱数与我15年前在这里买那套一居室时付的钱不相上下。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那套袖珍的一居室每月按揭几乎吞噬掉我收入的一大半。我也仍然清楚地记得,像我这样一个工人阶级家庭出身的孩子,买了自己第一套房产给我带来的那种极大的成就感。  看着眼前这个空空的塑料咖啡杯,过去这15年间的经历在我眼前一幕幕飞速闪过。  看,这就是委内瑞拉的超级通货膨胀。2016年的时候,100美元能换来这两大摞钱。吉登·朗2016年去委内瑞拉出差期间的经历。  2014年以来,委内瑞拉经济崩溃了。私营领域大幅度缩水,国家决定印钞票,试图把引发眼前这场危机的巨大投资坚持下去。许多经济学家都会告诉你,一味印钞票、而且是一印再印,只会导致灾难。  对于现在的委内瑞拉,灾难真是迫在眉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到今年年底,通货膨胀率可能会飙升到13000%!  天文数字,令人目瞪口呆的天文数字。  眼下在委内瑞拉,一公斤洋葱的价格几乎相当于每月最低工资。我认识一个人,血压高,需要吃药,但是,每盒药的价格是她年薪的三分之一。  过去三年,我一直在报道委内瑞拉危机,经常从伦敦去加拉加斯。  我亲眼见过,有孩子营养严重不良,皮肤脱落。我见过一个八岁的孩子,看上去好像最多只有三岁,常年吃不饱,停止发育了。  我见过眼泪,很多、很多的眼泪。上一次来出差时候,四个接受采访的人都哭了,一个接一个,向我讲述他们千辛万苦、想办法让家人吃顿饱饭的经历后,不禁落泪。  其中一个是母亲,瘦到令人可怜的地步,她怀里抱着一个小宝宝,说,孩子们喊饿,不知道该说什么……  过去几年来委内瑞拉,不工作的时候走亲访友,亲眼见到他们越来越憔悴、消瘦。  这样的新闻故事,即使在出差结束返回伦敦之后,也一直伴随着我。  我弟弟仍然在委内瑞拉。最近他给我发短信说,丢了工作,生活更困难。他告诉我,还好,离家不远有个很大的湖,现在他经常去钓鱼,给两个年幼的女儿吃。  委内瑞拉怎么到了这么悲惨的地步?  我一遍又一遍不停地问自己。这样一个石油储量占世界第一的国家怎么沦落到国人连饭也吃不起?  我找到执政党内一位新任高级干部,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他的解释和其它所有政府部长的解释一样:都怪美国及其盟国,说委内瑞拉陷入独裁,去年开始制裁。  但是,危机并不是去年才开始的。  委内瑞拉政府还有另外一种解释,说经济崩溃是国内外右翼势力勾结发动的“经济战争”的后果。根据这种说辞,那些派系的目的是推翻现任总统马杜罗、干扰玻利瓦尔社会主义革命进程。  这位新任高官给我讲述官方立场的时候,我注意到他身后有位年轻女郎。我们刚进办公室时,我曾看到她在打扫房间。  女郎身材瘦小,和许多委内瑞拉人一样,非常开朗、阳光的样子,尽管现在她一天只能吃两顿饭,她自己告诉我的。  听到官员那番话,我注意到,她脸上的表情变了。  我接着听,但是不由得联想,当年,正是女郎这样低收入的工人阶级的热情和支持,把查韦斯的社会主义政党推上权力巅峰;近来,也正是女郎这样低收入的工人阶级,支撑着马杜罗守住权位。  女郎脸上不屑的表情也让我反思,委内瑞拉的社会主义革命可能把穷人抛在后面了。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官网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当年能买一套房,川普称关税很公平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