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兵外交考验中美面子和里子,美驻韩大使为何

来源:http://www.blueovel.com 作者:国际 人气:157 发布时间:2019-09-17
摘要:今年有两场抗战阅兵式值得关注。一个是中国抗战阅兵式,一个是俄罗斯的阅兵式。两场阅兵式都是为了纪念二战胜利70周年而为。 作为当年的战胜国,中俄阅兵式,美英法等当年的战

今年有两场抗战阅兵式值得关注。一个是中国抗战阅兵式,一个是俄罗斯的阅兵式。两场阅兵式都是为了纪念二战胜利70周年而为。

作为当年的战胜国,中俄阅兵式,美英法等当年的战胜国也应有领导人参与,以共同缅怀世界反法西斯历史。但世界在变,当年的盟友关系在现实的地缘政治博弈和利益纠葛中已经变得“往事不堪回首”了。

基于糟糕的美俄关系,美国总统不会出现在莫斯科红场上,其他西方国家领导人是否给普京总统面子也是未知数。中美关系也有波折,尤其在亚太区域新的地缘政治形势下,两强的博弈可谓战略性的--美国在动员一切可利用的亚太力量,以阻止中国对其全球领导地位的挑战,实现美国所要达到的亚太再平衡。但是,中美关系维持着斗而不破、相对稳定的利益攸关关系。

中国向奥巴马发出了邀请,希望他出现在中国的抗战阅兵式上。由于中美两国领导人在去年北京APEC峰会上所谈甚欢,“习奥会”也达成了两国二氧化碳减排共识。且习近平主席今年秋天还要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奥巴马在白宫的最后日子里,中美两强无论是基于战略合作还是加深领导人友谊,奥巴马应该会参加中国的抗战阅兵式。

奥巴马来,中国有面子;奥巴马受邀,美国也有面子。两国领导人多见一次面,多一次互动,对中美两国的“里子”也大有助益。但奥巴马面临着艰难的抉择。

70年前的中国盟友,中美史鲜血凝成的友谊,尤其是飞虎队“飞”到中国和中国军队并肩抗日;还有中美两国在中缅边境协同抗日等等,俱往矣。中美亦在朝鲜和越南直面交锋交恶,“冷战”时期亦恶言相向。回首往昔,太平洋两岸的两个伟大国家,不是与时俱进地好,而是随着时代沉浮,随着意识形态的差异而不断交锋。利益,成为中美两强在历史在现实演进中的核心要素。因而,奥巴马政府或不敢公开否认二战成果,但就现实利益观而言,他和他的美国更看重的是美国和日本的新同盟关系。至于中美反法西斯同盟,起码不是奥巴马战略天平中更重要的砝码。

奥巴马来不来中国,参加中国的阅兵仪式,确乎是个难题。来中国,怕开罪日本,不来中国,亦像中国和世界宣示美国淡忘了反法西斯的那段历史。更有趣的是,中国还没有决定是否邀请安倍首相参加,即使邀请日本,对于安倍政府也是难堪。安倍家族,和中国的抗战脱不了干系,安倍的政治理想就是执着于修正日本对邻国的侵略史观。他所谓的正常国家化,以及和中国、韩国的领土争端,围绕的主题就是让日本从战败国的阴影中走出来,使日本恢复东北亚和亚太强国的地位。

中日之间既有历史恩怨,也有现实冲突,当然不会放任日本政府随意颠覆历史,将自己打扮成没有历史原罪的正常国家。美国政府的现实态度是,亚太威胁不是日本而是中国,否则不会有亚太再平衡战略,更不会对中国国防预算说东道西,也不会在西太平洋地区连横合纵恣意找中国的茬。

奥巴马参加阅兵式,对于美国政媒两界言,或认为是向中国屈服。敏感的奥巴马为了美国政府和自己的面子,可能会随了美国反华的民意,如此政治风险最小。不来中国,奥巴马淡忘二战历史的现实功利性,也会遭致一些人的批评。对于日本错误史观,美国政府、国会和舆论也不时敲打。而且,对于日本这位现实盟友的忠诚度,美国也未必笃信。在日本“申常”外交公关中,中美在联合国的立场就是一致的。从历史到现实,美国或不乐见中国挑战自己的全球地位,但也担忧日本正常国家化对美国的威胁。毕竟,中国和美国没有结构性的历史恩怨,美国和日本却有血战前行的历史深仇。

最可能的情况是,奥巴马以客观理由不参加中国的阅兵式,而派阁僚代表他。这既给了中国面子,也不至于让日本难堪,也使美国维持了在中日两国间的战略平衡。

伊拉克总理阿巴迪3月1日宣布,正式开始清剿盘踞在萨拉赫丁省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武装分子的大规模军事行动。据报道,共有3万多名伊拉克军队士兵、警察以及什叶派和逊尼派民兵参与此次军事行动,伊军还派出大量装甲车和战机对地面部队进行掩护。此次军事行动不只是为了从“伊斯兰国”手中夺回萨拉赫丁省,伊军还将不借助任何外国军事力量收复被“伊斯兰国”占领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

截至目前,伊拉克军队与民兵已收复了一些城镇和村庄,并于3月10日收复了位于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市东面的阿拉姆市。阿巴迪政府此时开展地面军事行动关系重大,在美国对IS采取“只剿不灭”的模糊战略背景下,伊政府此次军事行动能否打破伊拉克反恐困局令人关注。

美国协助伊军发动春季攻势

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对极端武装组织IS实施5个月空袭以来,联军迄今已发动近2000次空袭,打死约7000名IS武装分子,并帮助伊拉克政府军和库尔德民兵武装在伊拉克北部夺回大约700平方公里土地,但“伊斯兰国”依然占领着约5.5万平方公里的领土,相当于伊拉克当局仅收复了大约1%的失地。尽管迄今没能收复多少失地,但空袭已阻止了“伊斯兰国”的进军势头,为培训伊拉克政府军赢得了时间。

据美国国防部日前公布,美国计划向伊拉克供应大批军火装备,包括步枪、防弹衣、装甲车及导弹等,总值1790万美元。据报道,美国此前已向伊拉克运送数千套头盔和防弹衣及250辆防地雷装甲车,和供应232枚“地狱火”导弹,以及1万多支M-16步枪和其他军事装备,近期再有多套车载无线电通讯设备送抵。分析人士指出,此举或是为了配合伊拉克政府军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采取军事行动,在未来两、三个月,收复IS控制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实际上是美国对IS实施“只剿不灭”计划的组成部分。

众所周知,正是由于美国在战后扶植隶属什叶派的马利基政府上台,大量伊拉克逊尼派政治人士、民兵组织领导人和普通百姓遭迫害,才促使类似“伊斯兰国”这样的逊尼派极端组织崛起,形成伊拉克如今恐怖主义肆虐的悲惨局面。

IS调整战术应对春季攻势

据美国国防部今年2月份的简报称,伊拉克政府实施的“伊拉克和库尔德军事力量从IS手中重新夺回摩苏尔”的方案,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如下的假设:如果IS组织从摩苏尔撤出,从安巴尔省撤退,并在叙利亚声势削弱,那么该组织将彻底瓦解,“哈里发”也将失去法律效力。但在美国的战略获得成功之前,IS迅速做了调整,正在实施一个深思熟虑的战略,即在中东甚至全球占领更多地盘以抵消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战略损失。该组织的战略目标是“保存实力,壮大规模”。

这份简报总结把战场分为“内环”、“近外环”和“外环”。“内环“包括该组织名字所在的区域---”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所谓“大叙利亚地区”指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近外环”指其他中东地区和北非,东至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在该地区进行辅助行动,并在整个区域建立所谓“省”。“远外环”包括世界其他地区,尤其是欧洲、美国和亚洲。

伊斯兰国组织在“内环”的基本任务,是保住目前在伊拉克和叙利亚控制的地盘,并侵蚀邻国。在伊拉克保住守势是该组织在其他地区获得主动的大战略的一部分。控制住伊拉克有100多万居民的摩苏尔、费卢杰和安巴尔省大批土地,并在这上述三个“环”上采取不同的“声东击西”,却相互关联的策略,扩大其影响力,以死保其在伊拉克的控制区。IS的全名是“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牢牢守住该组织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存在至关重要。如果IS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失守,IS将成为“有其名而无其实”的组织。IS武装分子将为组织的地理名称的尊严而战。

伊军能否取得预期效果并无把握

据伊拉克军方估计,在萨拉赫丁省的军事行动只会持续数日,宜速战速决。因为军方认为“伊斯兰国”极端分子将避免在提克里特市及其他周边城镇内部展开巷战,军方是根据此前极端分子在叙利亚艾因阿拉伯镇的战斗做出这一预判的。去年9月以来,“伊斯兰国”武装分子持续攻打艾因阿拉伯镇,但库尔德武装于今年1月下旬击退了IS武装分子的围攻,使盘踞在城镇内的IS武装最终因被包围而失去足够的补给,并造成大量武装分子伤亡,极端组织不希望在提克里特或萨拉赫丁省任何一个城镇重蹈覆辙。当地媒体还报道说,“伊斯兰国”处决了大量在与伊军队作战前线临阵脱逃的武装分子。

然而,在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问题上,虽然有美国主导的“国际联盟”,但对美国打击“伊斯兰国”的诚意受到质疑,美国不准备出动地面部队,对IS采取“只剿不灭”的策略,并非真心实意解决IS问题。美国及西方国家之间;阿拉伯国家之间,虽然表面上一致,实际上貌合神离,各有打算,缺乏有效和统一的战略。阿拉伯国家、伊斯兰国家在打击极端组织问题上也存在分歧,各自都想利用乱局实现其在地区乃至全球的战略利益。另外,由于国际油价狂跌,伊拉克政府收入紧缩,加之安全部队战力有限,阿巴迪总理还未实现对军队的完全控制。在上述国际和地区背景下,单靠伊拉克发动大规模的地面反击,速战速决夺回失地的战事能否取得胜利并无多大把握。伊拉克观察人士认为,此时开战并不有利,伊军队应当进一步完善训练之后再开展军事行动。

不过,也有分析对此并不认同,认为伊政府的这一决定是明智之举,继续等待恐将导致“伊斯兰国”进一步加强其对伊北部占领区域的控制力,并使伊军队错失夺回萨拉赫丁省的良机,收复萨拉赫丁省将切断极端分子在伊拉克西部与东部之间的补给路线,对今后收复西部和东部省份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值得关注的是,逊尼派和什叶派民兵共同参与此次军事行动,将有助于推动两派的和解,这无疑传递出伊拉克国内各派和解的积极信号。收复包括萨拉赫丁省首府提克里特市在内的多个逊尼派居民占多数的城镇,将帮助数十万此前因战乱而逃离的逊尼派居民返回自己家中。召集什叶派与逊尼派民兵并肩作战抗击“伊斯兰国”,也可以拉近两派部族和民兵组织之间的关系,向伊拉克国内的逊尼派势力传达不再被什叶派政府边缘化的信息。

有分析认为,此次春季行动的成败将对未来伊拉克军队如何制定收复摩苏尔计划起重要作用。一旦在萨拉赫丁省的军事行动因遭遇激烈抵抗而难以终结,将极大地增加制定收复摩苏尔计划的复杂程度。如果“伊斯兰国”武装分子决定坚守包括提克里特市在内的多个城镇,那么这次军事行动必将持续更长的时间。而伊拉克政府也或将为形势所迫,向国际联盟请求支援。伊拉克国防部长奥比迪3月4日表示,伊军将不借助任何外国军事力量收复被“伊斯兰国”占领的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

剿灭IS的战争未有穷期

“IS”现在仍然控制着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大片土地,仍然对全世界范围内的宗教极端分子和“圣战”分子有巨大的吸引力。控制的区域大多是逊尼派穆斯林的聚居地,人口约有800万之多,相当于瑞士全国的人口。值得一提的是,伊拉克逊尼派穆斯林聚居区的民众此前十分不满前什叶派总理马利基排挤他们的狭隘教派政策,与巴格达的中央政府离心离德,使得“IS”组织在当地获得了一定的“群众基础”。即便伊拉克政府发动的春季攻势成功,仍有其内在的局限性。该组织正在继续扩张,其速度甚至比他们早期的推进还要快,在阿尔及利亚、埃及、利比亚和也门的极端教派组织纷纷宣布效忠IS成为极端组织分支后,该组织的触角开始向全世界延伸。国际社会要摧垮这个组织这一终极目标,和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将是一场长期的斗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顾正龙)

2015年3月5日早7点40分左右,美国驻韩大使利珀特遭韩国某左翼运动团体成员金基宗袭击受伤,血淋淋的场面迅速通过互联网传递到世界各地。在一个号称“自由民主”并已经迈入发达国家门槛的国家里,发生针对盟国大使的暴力袭击,举世震惊。问题的危险性在于,金某的行为并非简单的个案。那么嫌犯金某到底何人?为何发动袭击?

从嫌犯金基宗在现场喊出的口号来看,袭击行动的直接动机是反对韩美联合军演,认为军演阻断了离散家属会面、妨碍了南北和解和国家统一。从目前韩国媒体的相关报道可以看出,此人具有多重属性:

第一,坚定的左翼、亲朝、反美者。韩媒报道称,金某自年轻时就亲朝、反美。被称为“在野文化活动家”的金某在金大中、卢武铉政权时期开始进入制度圈,两度担任“民主平和统一咨问会议”的地区委员。2005年起金某以统一部任命的“统一教育委员”身份活动至今,向学生和市民进行演说。2011年底金正日去世时,金某曾试图在德寿宫大汉门前设立香堂,与保守团体发生冲突。在韩国进步政府执政时期,他曾8次访问朝鲜,这在韩国人中极其少见。

第二,偏执的民族主义者。除亲朝反美外,金某在与韩日关于领土的争端中行动积极。2006年,日本岛根县宣布‘竹岛日’时,金某将户籍移至独岛,开展针对日本的活动,并出版与独岛相关的书籍,袭击当时的日本驻韩大使并获刑。深受分裂之痛的韩国人,民族主义情绪强烈,并非只限于此次暴力行为的嫌犯金某。

第三,惯用极端行为表达政治意愿者。最突出的表现有二:一是2007年10月,金某曾在青瓦台前自焚未遂被烧伤,起因是1988年金某所属组织成员遭不明分子袭击,当时为其辩护的律师是年轻的卢武铉,金某表示“当时负责案子的律师当上了总统,事件也未能解决”,随后点火自焚,要求政府阐明真相;二是2010年7月,在首尔新闻中心举办的演讲会上,金某曾向时任日本驻韩大使重家俊范投掷混凝土碎块,抗议日本在独岛问题上的表态,此后其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期3年执行。

此次袭击事件不可避免将持续发酵,产生重要影响。首先,此次袭击事件将冲击韩美关系。韩美关系是韩国最重要的外交关系,韩美同盟被认为是韩国的国家安全之本。此次事件触及韩美信任关系,成为韩美关系深层之痛。在此次暴力事件发生约30分钟后,正在阿联酋访问的韩国总统朴槿惠接到汇报,她表示:“这不仅是针对美国驻韩大使进行的攻击,而且是针对韩美同盟发起的攻击,这种行为绝不能容忍。”42岁的利珀特大使被韩国人看做是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亲信,在韩国有很正面、很亲民的形象,这样一位曾经在伊拉克长期驻扎的前海豹突击队情报官竟然血洒首尔,对韩美关系的巨大冲击可想而知。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玛丽?哈夫表示:“我们强烈谴责这种暴力行为”。据悉,美国总统奥巴马已经与大使通过电话,奥巴马总统表示“我正为你和夫人祈祷,希望你早日痊愈”。

此次袭击事件并不是独立的事件,而是韩国反美主义由来已久的左翼反美主义泛起的表现。其实,历时60余年的韩美军事同盟关系,是一种不对称、不平等的双边关系。经济的高速发展和政治的民主化激发了韩国人空前的民族主义。尽管韩美两国也试图对双边关系做出调整,但这种调整未能满足韩国人的心理需求,反而激起了更多的不满。韩国反美主义的上一轮大爆发是在2002-2005年,2002年两名韩国女中学生被美军装甲车轧死,肇事美国士兵被判无罪,引发大规模抗议示威。此事适逢韩国总统选举,在此轮前所未有的反美浪潮中,高举反美大旗的进步派领导人卢武铉战胜了亲美的保守派代表,赢得总统选举,将“自主国防”提上了议事日程。2005年,韩国政府正式向美国提出了讨论战时作战控制权的移交问题。有约四千名分属于数个激进团体的群众在仁川公园举行大规模集会,要求拆除被视为“韩美同盟重要象征”的麦克阿瑟铜像,示威群众与警察发生冲突,引起了外界普遍关注。美国方面对韩国人的激进行为反应相当激烈。前副助理国防部长布鲁克斯在《洛杉矶时报》上刊载文章,称“没有比忘恩负义更恶劣的事了。本周的‘背信弃义奖’授予韩国的反美人士”。时任参议员的希拉里也言辞激烈,批评韩国对美国为其自由和经济发展所作出的贡献缺乏理解,是患上了“历史健忘症”。显然,十年前韩国的反美运动已经引起了美国方面的重视,也引发了关于韩美同盟关系的反思和讨论。此次袭击事件将会再次激起美国人心中的不满,直接影响韩美深层关系。

第二,袭击事件将阻滞南北和解进程,撕裂韩国社会。受南北分裂的影响,韩国社会在对朝鲜、对美国的问题上陷入撕裂状态由来已久。嫌犯金某属于亲朝反美人士,也在所谓的进步势力政治圈内活动,他的暴力行为将进一步撕裂韩国政治和社会。上任两年的朴槿惠政府,在发展南北关系上试图有别于强硬的李明博政府,推进“半岛信任进程”,促成离散家属的见面,实现南北和解。但是5年的任期已经过去两年了,迟迟打不开南北关系的僵局,原本2015年光复70周年有可能成为改善关系的契机,却又遭受此次袭击事件的不利影响。预计韩国国内的政治保守派,或者说亲美派和对朝强硬派将大举反击,主张对朝和解的进步派会陷入被攻击和自省的境地,发声更加困难,韩国对朝政策将更趋于保守和强硬。

第三,严重损害韩国的国家形象。近些年来,韩国在国际舞台上保持着积极活跃的、经济发达、政治民主的中等强国形象,勤劳和蔼、温文尔雅的韩国人形象通过持续的文化韩流在世界各地特别是东亚地区深入人心。另一方面,从深层次来看,在大国夹缝中生存的韩国人,长期而普遍地抱有“受害者”心态,乃至“恨”是韩国社会文化的重要特征,有韩国人倾向于从弱者、受害者角度出发,用剖腹、断指、自焚、划脸等损己或毁人的极端行为表达政治意愿,如民主诉求、抗议政府,甚至是反对农产品自由贸易。现任总统朴槿惠在助选过程中也曾遭到反对者的刀片割伤而血洒街头。此次袭击事件,再次引发外界对少数韩国人偏好极端行为的警惕。

笔者曾在六年前曾专门研究过韩国社会的反美现象,并对这一现象存在的长期性做出评估。当时引用过美国前总统华盛顿在阐述对外关系时的一句话,“一个国家总是惯于怀恨或喜欢另一个国家,它便形同一个奴隶,即成为自己的爱和憎的奴隶。”韩国在某种程度上已经陷入此类偏执的民族主义的枷锁,难以自拔。韩国人要想不受制于此,显然需要更平和、更自信、更开放的心态。但是,要韩国放弃偏执的民族主义,不是短期内能实现的,我们对此要有长期性的准备。

(作者为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院研究员,文章转自朝鲜半岛论坛)

本文由韦德国际1946官网发布于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阅兵外交考验中美面子和里子,美驻韩大使为何

关键词:

上一篇:加入亚投行吧,中国应如何应对缅甸战事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